目前日期文章:2013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入伍服役下基地時,有好幾週都在行軍中度過,全副武裝背著槍,走過一段又一段迤長蜿蜒的荒惡山路,前方的視野永遠是黃土石礫和幾叢矮樹芒草。往往走了一個上午,停下來稍微休息往四周張望,還讓人以為又走回了原地。如此行軍至接近中午,才前往觀測所駐紮午休。身旁弟兄於此處用完餐後,紛紛以防護面具攜行袋為枕,略微拍去地面沙塵便就地躺臥午睡。

當時一天之中,只有此時有些許空閒可以寫作,那是最符合精準定義的書寫,我從攜行袋裡取出筆記本和一隻筆,在空白的紙面上,開始一筆一畫慢慢寫字。那段時間大概是我經歷過最為絕對而純粹的寫作狀態,沒有便於刪改編輯的電腦和文書軟體,沒有舒愜的幽謐小咖啡館及勾引文思的咖啡,眼前亦無值得參照摹寫的景物。此刻的書寫是完全由文字建構的世界,所有的情感、意象、氛圍只能從字中求。若從另個角度來看,即便奪走我所有物具,只要有一隻筆和紙張,我就能繼續寫下去。

a3434080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將破碎的蛋殼和在白醋裡不停翻攪,直至蛋殼鬆軟,最後化入白醋中。融入蛋殼的白醋,再倒入白糖、醬油和其他香料拌成醬汁。事先在悶燒鍋裡加入昆布一同悶爛煮透的豬骨和魚骨,此時剛好倒入平底鍋中,淋上融入蛋殼的糖醋醬大火翻炒,待這些灰樸的骨頭煎出發亮的黃金色澤後就能上桌了。這道菜有個名字,罰酒菜。

另外三道菜通常會同時上桌。加入各種佐料的炒蛋,糖醋肉塊,魚排。罰酒菜恰好是用這三道菜食材無法食用的部分來料理,當罰酒菜和另外三道菜一同端上餐桌時,大家卻先搶著吃罰酒菜,開心地咀嚼著魚刺骨頭,炒蛋肉塊魚排往往乏人問津。該吃罰酒菜的人常空著筷子,尷尬地看著其他人搶食。先前的不愉快好像真的就在眾人分食中消化得乾乾淨淨。該悔過的人重拾歡顏,舉起酒杯配著罰酒菜大方道歉,接受道歉的人含笑咬著魚骨,似乎吃下魚骨後傷害便能釋懷了。當時,道歉和原諒是如此的輕易。

a3434080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演化旅行

每趟旅行都是相似的,必然有一個目的地,一個出發點。然而,隨著走過的地方越來越多,人們開始無法定義哪邊是目的地,哪邊是出發點。甚至,我們來自何方,歸落何處都不再重要,不斷地跋涉、遷移和遠離也許才是真正的目的。

 

a3434080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