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達萬無視速限的狂飆之下,不到兩小時的時間,我們就抵達台北,這一路上我當然也沒閒著,不停地與巴蘭通話,掌握山鬼成員調派狀況以及副總統和行政院長的所在位置。

「阿哲,行政院長今天上午都待在行政院裡開緊急會議,目前他與外界還有聯繫。副總統據說在主持國安會議,但會議地點相當神秘,沒人曉得,豺狼還在找。」

「巴蘭,我先去行政院,副總統就由豺狼繼續找。」

我剛掛掉巴蘭電話,豺狼就打來了。

「老師,你找到副總統了

「他躲在宜蘭礁溪。」

豺狼說著,沉默了好一陣子,嘆了一口氣。

「不過葛奴乙剛才已經把他殺掉,你進到我告訴過你的地下殺手網站去看看,葛奴乙將全程都拍成影片放到網站上。」

我在向豺狼學習殺手技術時,他也帶我進到地下網路裡幾個殺手交流的節點,其中最大的殺手網站es lonnia,連各國情報人員都會造訪,我一進到es lonnia,果然就看到首頁上放了一段影片。

Lilith、老鬼和東北虎的殺人絕活,我都見識過了,唯獨沒有見到葛奴乙的殺手手段,沒有親眼看過葛奴乙殺人的人,絕對無法想像會有那麼樣魔幻寫實的事情發生。

影片一開始,只看到一扇厚重的木門被緩緩推開,木門的後頭是一間會議室,咯噠咯噠的皮鞋踏地聲在會議室裡不合時宜地響起,副總統正坐在會議桌的主位,會議桌上大約有十來個人,副總統只是抬頭看向鏡頭一眼,便轉頭繼續聽會議室裡的下屬報告,好像沒有看到有陌生人走進來一般。

鏡頭經過一陣晃動後便穩定下來,葛奴乙將攝影鏡頭架好之後,便緩緩走向副總統。

葛奴乙整個人優雅的不像是要來執行暗殺任務,而是出席一場上流社會宴會。他穿著一看便知價值不斐的合身西裝,右手提著一個大箱子,左手拿著一只香水瓶,緩緩走向副總統。

「大家不用擔心,只要找到對的方法,就能夠平息暴動,白海豚尚且會轉彎,我們做為人類,難道不會變巧嗎

畫面上,副總統面對著外頭的動亂局勢臉上毫無緊張之色,甚至還有心情開個小玩笑。但怪異的是,面對逐漸靠近副總統的葛奴乙,會議室裡的人包括副總統在內,都徹底忽略他的存在。

此時,會議室裡的一位成員拿出一疊文件,發給會議桌前的每一個人,葛奴乙也停下來腳步,右手裡的大箱子輕放在地上,拿在左手的香水瓶則置於桌面上,他空出的雙手伸進西裝外套中,掏出兩把短槍。葛奴乙穩定地,一槍一槍殺掉副總統以外的其他人。葛奴乙手裡的槍裝了消音裝置,畫面上,我只看到一朵朵血花在那些人的頭顱上安靜綻放開來,但這些人沒有一個試圖反抗或是逃走,在臨死之前全都在專注做著他們的事,對於開槍的葛奴乙和身旁滿臉鮮血癱倒在地上的同事毫無反應。

而副總統也像沒事人一樣,繼續低頭看著文件。

「哲哥,在會議室裡的人是怎麼回事

「如果我猜得沒錯,那個香水瓶裡的化學物質,可以扭曲人類的神經系統,使會議室的人認知受到扭曲,把葛奴乙闖進會議室殺人的行為都自動合理化,無法察覺現實狀態有任何改變。」

努卡和我一起看著手機上撥放的這段影片,他難以置信地瞪大著眼,幾乎就快崩潰。

但是,更精彩的還在後頭。

殺光會議室中副總統以外的人之後,葛奴乙放下手上的短槍,打開那個大箱子,葛奴乙先從箱子裏頭拿出一件大圍裙套在身上,左右手分別穿上袖套,接著繼續戴上護目鏡及手術帽,最後兩手都戴上手套,他便提著箱子走到副總統的身旁。

葛奴乙從箱子裡抽出一根一端磨成斜口的金屬管,葛奴乙的左手輕壓住副總統的脖子,右手則將那根斜口金屬管穩穩地插入頸動脈,大量的鮮血便從金屬管中汩汩流出。

 

Je me baladais sur l'avenue­~

葛奴乙一邊哼著法國名曲香榭大道,一邊再抽起另一根斜口斜口金屬,插入副總統的脖子裡,而副總統的認知已經被扭曲到了極致,他無視於滿地的屍體,也無視將一根根管子插入他脖子裡的葛奴乙,依舊專心地看著文件。

Aux Champs-Elysées, aux Champs-Elysées~

葛奴乙將副總統脖子裡的血放掉一會兒後,副總統已經陷入昏迷,葛奴乙先將副總統固定在位置上,接著從箱子裡拿出一把迷你電鋸,朝著副總統的脖子鋸進去。

Au soleil, sous la pluie, à midi ou à minuit,Il y a tout ce que vous voulez aux Champs-Elysées~

副總統脖子裡的血不斷噴濺到葛奴乙的圍裙和護目鏡上,但他一點都不以為意,繼續歡快地哼唱著<香榭大道>這首輕鬆的法國經典歌謠,葛奴乙對於割頭顱似乎相當熟練,幾分鐘的時間,就將副總統的頭顱鋸下來,脖子上還留下一個平整的切口。

一切完結之後,葛奴乙從箱子中拿出一個大袋子,將副總統的頭裝進去,接著卸下一身裝備塞回到箱子中,葛奴乙收起香水瓶,帶著工具箱和裝著頭顱的袋子緩步離開會議室,影片的最後跳出一段字幕,上頭用英文寫著「台中海岸酒店一役,我們中了台灣政府的陷阱,這是世界黑幫有史以來損失最為慘重的一戰,也嚴重傷害世界各國黑幫的尊嚴。殺掉台灣政府的元首,只是復仇的開始,接下來,我們要徹底摧毀台灣

我把影片上的文字翻譯成中文讀給達萬和努卡,他們臉上肌肉全都糾結在一起。國際黑幫所說的復仇之說只是一個藉口,譚家應該早就和這些黑幫談好了,只要譚家能夠成功掌權,各國黑幫就可以拿到不下於GEP促成後的好處。

「哲哥,要去殺掉行政院長的殺手會是誰

努卡問道。

「八成會是老鬼,所以我們的出手很可能也在他的計算之中,到行政院之後,在豺狼趕到之前,只要行政院長沒有生命危險,我們絕對不能出手。」

我從車窗外已經可以看到遠處的行政院,但心中不知為何再度升起和上次被老鬼追殺一樣的不祥預感,但是事情發展至今,我也沒有任何脫身的可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343408065 的頭像
a343408065

時光風景

a3434080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訪客
  • 網"戰"
    "拒"進去
  • 感謝校正!

    a343408065 於 2016/10/31 17:59 回覆

  • lawrenceyang
  • 推推

    真是精彩

    殺副總統那段 讓人感覺 如臨現場

    加油~~~
  • 訪客
  • 噴血推!
  • kkk0j
  • guest
  • 推~
    話說 虎閘槍 google也不知道是什麼
  • 訪客
  • 亂世無命..我以為經過趙靜安策畫的亂世無命測試版後老鬼已經壞掉了.原來還沒啊

    測試版就是要廢掉哲哥所有小型UAV和藉此告訴他亂世無命的那一局
  • 訪客
  • 虎閘槍該不會是類似現代血滴子的東西吧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