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亮起一道火光,兩枚相撞的彈殼同時墜地。

上官言和金先生兩人此時相距一百公尺,他們的身影迅速地掠向對方,五道火光再次亮起,就在短短幾秒中他們同時又開了五槍,但沒有任何人佔到上風,他們所擊發的子彈都被對方的子彈截下來。

以上官言和金先生兩人的武術修為,在用槍技術已經不可能分出高下,打從一開始他們開槍就僅只是為了試探對方的身手。

兩人相距五公尺,金先生和上官言一起拋下手中的槍。金先生從懷裡掏出兩把詠春八斬刀,上官言左手抓住大黑傘的傘身,右手抓住傘柄接著向後抽,竟然拉出一把短柄鐵槍上官言右手中鐵槍挾著身體前衝的慣性順勢將鐵槍向前送出,但他的左手也沒閒住,左手抓住槍柄尾端往後一拉又多出一截槍柄,讓短柄槍立刻變成長柄槍,上官言的左手握住槍柄尾端向前送出,轉瞬間槍頭便送到金先生的喉間。

虎閘槍的招式正如其名,未出閘前不動聲色,一出手就要置對方於死,上官言的槍沒有任何氣勢和花招,一抽一送就直指對方命門,每一分力量都用在取人性命

此時槍尖幾乎就快抵到金先生的喉嚨,只見他上半身向後方微傾,左腳踏出一個後撤步,逃過槍尖刺入喉嚨的命運,金先生接著將手上的詠春八斬刀交叉成十字抵住虎閘槍槍尖,雙肩微沉左腳發勁,竟以虎閘槍為支點雙腳蹬起,對著空中連踢兩腳。

兩道銀光分別射向上官言的眼睛和他的下陰。

金先生無愧其金小刀之名,竟然在皮鞋底下也藏了兩把小刀!這兩柄飛刀射出的時機不可不謂妙到顛毫,就在上官言槍勢送盡避無可避之時他斷然鬆開手上的槍,騰出雙手接下那兩柄飛刀,接著反射回去,當上官言伸出右手要再重新抓起掉到地上的長槍,金先生也得勢不饒人,將左手的八斬刀直接當成飛刀擲出射向上官言的右手,上官言才一縮手,飛出去的八斬刀尾端恰好又被一柄追上來的飛刀撞上,兩把飛刀同時改變飛行途徑,轉頭往上官言的胸前刺去。

就在上官言堪堪擋下這兩柄飛刀時,金先生手中的詠春八斬刀正好迎向赤手空拳的上官言

金先生的詠春八斬刀極為刁鑽,他不直刺上官言的要害,反而是反手持刀像一條滑溜的毒蛇般遊走於上官言的手腕、肘關節等處,但上官言不退反進,近身撞入金先生懷裡,竟用他的右手上臂迎向金先生手中的詠春八斬刀。

就當金先生的八斬刀要扎入上官言手臂時,上官言被割破的西裝底下顯露一件刀械防護衣,上官言的右手臂一抖便將八斬刀撞開,他的右肩順勢上抬撞進金先生的胸口。

上官言那看似無甚蓄勢發力的一靠,竟將金先生猛然撞飛金先生連卸勁的機會都沒有,在地面足足滑行了快一公尺才停下來,這樣的撞擊力道幾乎堪比一輛高速行駛的普通轎車

「敢和八極拳手玩近身,看來你是對自己的八斬刀自信的太過了,八極拳手只練長槍便是因為他們近身無敵,拳臂肩肘皆可為槍,受過我『貼山靠』的人非死即殘,我到要看看你的能耐。」

上官言拾起地上的槍,臉上掛著嘲諷的笑容,緩步走向金先生。

金先生的手下們見到上官言走來,趕緊拔槍擋在金先生面前,最靠近金先生的兩個手下則趕緊將金先生扶起來為他檢查傷勢。

金先生吐了兩口鮮血,在他的手下扶持下才勉強站起來,但他的表情仍然一臉輕鬆自在,絲毫不受方才戰敗重傷影響。

「上官院長不愧是仁社第一高手,這幾年來我假裝投身三鐵運動,其實無時無刻都在鍛鍊搏殺技術,沒想到還是敗在你的手下,要論搏殺武藝,我不如你,但殺手比的從來就不只是手中功夫。我安排這場格鬥,只是想見識一下虎閘槍。主持這次殺局的人不是我,而是老鬼,你應該知道老鬼算殺之數天下無雙,他要殺的人絕對活不過死劫。」

上官言絲毫不受金先生話語的影響,冷靜地望著他。

「老鬼懂算殺之數,我也懂奇門遁甲,我自然也有我的底牌,你有人,我現在也有山鬼支援,我倒要他要怎麼殺我。

金先生搖了搖頭。

「上官院長你搞錯了,我方才就說了,我只是想見識你的虎閘槍罷了,現在仁社應該已經完全控制住了,而經過剛才那一場刺殺行動,你在媒體上『已經死了』,能順便殺掉你當然很好,如果讓你像一條狗一樣躲藏苟活,也不影響我們的計畫。」

「什麼計劃

上官言皺著眉頭問道。這也是我的疑惑,如果行政院暗殺行動主要目的不是為了殺掉上官言,那麼老鬼安排這次行動真正的要殺的人到底是誰

金先生轉頭看向我。

「謝哲翰,你留意到監察院那裏的動靜了嗎

我轉頭望向行政院正門口對面的監察院。

一幅大掛報從監察院的屋頂滾下展開,背景一片雪白,掛報上只寫著兩個蒼猷古樸的大字。

大寒。

我一見到這兩個字,不知道為什麼,我撇過頭,「大寒」這兩個字卻仍然浮現在我腦海中,就如同當初我見到趙靜安寫下的那兩個字的感覺一樣。

大寒這兩個字,彷彿真的讓我感覺到一股劇烈的寒意,隨著我感受的寒意越來越強,這不再是心理作用,而是實實在在體現在我身上,我竟然忍不住開始發抖。

然後,在中午豔陽高照下的行政院,我竟然看見一朵朵雪花飄落,一陣陣寒風不知道從哪吹到我身上。

忽然間,我的腦海中開始浮現一幕幕畫面。

我仿擬納蘭破天的「滿州雪國」武道拳意用在忠哥身上的那一幕。

我走進愛新覺羅。溥齋家中,納蘭破天讓我感受到「滿州雪國」的那一刻。

我眼前的行政院,我周遭環境,此時已經徹底被暴風雪包圍住,遽降的低溫讓我的意識漸漸模糊,在我徹底昏迷之前,我看到金先生轉頭看向我,眼中滿是憐憫的眼神。

「謝哲翰,老祖宗有命令,要老鬼一定要殺掉你。」

金先生的聲音似乎很遠,又似乎很近,但是,我已經沒有機會再去思考他的話了。

--

這部小說真正的大魔王終於現身了
有人猜到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343408065 的頭像
a343408065

時光風景

a3434080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kkk0j
  • 未看先推之頭香
  • guest
  • 推~
    難不成是溥公?之前作者有提過溥公一直都是正派人士,不過正派和大魔王好像也可以是不衝突的(?)
  • 訪客
  • 他斷言鬆開手上
  • 感謝校正!已修正!

    a343408065 於 2016/11/10 20:03 回覆

  • 訪客
  • 我猜大魔王應該是只出現名字沒出現人的李老番顛~~~
  • 訪客
  • (92)虎閘槍與金小刀(中),提到「金先生雙手背在身後,似乎對於山鬼成員手上的槍絲毫不在意,他緩步走到上官言面前,目光坦然與上官言對視。」,但在本集一開頭兩人距離卻瞬間拉到100公尺?
    另外本集針對八極力道的描述,「這樣的撞擊力道幾乎堪比一輛高速行駛的普通轎車!」,然金先生被撞了之後「在地面足足滑行了快一公尺才停下來」,作者大大您知道一公尺到底有多長嗎@@? 我讀完這一節文字一整個出戲.....|||b
    雖然知道是網路小說,版大也很辛苦的在取悅我們,但看到這些沒什麼雕琢的角色對白,出場後來不及建立存在感就要領便當的人物,還是會感覺很可惜啊!!
  • Aoz
  • 大魔王是傅公?
  • 訪客
  • 同意上面某樓...
    這部小說越看就越像東野圭吾的『天空之蜂』,或近期的海賊王,作品格局很恢弘,野心也看似很大,作者相關的背景知識更是不在話下,但隨著時間的推進、龐雜人物的登場、在沒有深度刻畫下然後死去
    不得不說在終局之前,實在沒有太多的驚喜以及閱讀的樂趣
  • 做為一個作者,其實有比各位讀者朋友還早察覺到這個問題。

    應該說打從一開始我就必須接受那些年月的故事有這些缺陷。

    比如說,四獸、陳總、林阿彪都該多給他們一點戲份,對台中黑道底層生活有更多著墨,但是整部小說的篇幅和厚度勢必再翻倍,現在的讀者能不能接受這麼厚的中文小說,我是有疑慮的,當然可能也有因為為了過度加快節奏導致可看性喪失,這點作者也有考慮過,不過從現在開始到結尾,該解的謎都差不多解完了,整個節奏會慢下來。

    整部故事完結之後,作者會再思考怎麼在故事豐富度和完整性,以及現代讀者的閱讀耐性之間取得平衡,也謝謝大家意見。

    a343408065 於 2016/11/11 12:01 回覆

  • 訪客
  • 空中亮起一道火光,兩枚相撞的「彈殼」同時墜地。
    -->是彈頭吧? 彈殼沒事不會去撞人家XD

    給作者打氣:

    現在很多網路小說,其實都很長。像是什麼「修真」類的,多到不行。
    雖說長,不一定好看。但如果篇幅不夠,是不是就像電影剪輯過一樣,
    無法將小說文本的細膩,完整呈現?

    跟著「那些年月」一路走來的這三、四年,除了一直有對連載的期待,
    也曾因為等得久了,回去看看以前的鋪陳、伏筆,去回味。
    我想,也就是這麼喜歡,才會始終追隨吧。

    作者的文筆,固然是好得沒話說的。
    而情節和架構的安排,我想才是最引人入勝的地方。
    所以,我是支持作者繼續「嘔心瀝血」(哈哈),增加故事的豐富度和完整性的!

    也期待能夠出書!我一定會去買。
    加油!

    Y.M.
  • 訪客
  • 能夠讓金小刀稱為"老祖宗"的人
    除了有血緣關係的溥公
    想不出還有誰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