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公,你到底想做什麼?為什麼要把我關在這裡?阿哲現在下落不明,還被通緝,是不是跟你有關?」

 

愛新覺羅。溥齋沈默了半晌,終於出聲。

 

「謝哲翰現在離死期應當已經不遠了,我把你留在這裡,也是希望他前來自投羅網,早點了結他的性命。」

 

小青冷笑了一聲。

 

「溥公!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從小到大把你當成親爺爺一樣,沒想到你是這種人!而且還把我當成殺掉阿哲的工具!」

 

愛新覺羅。溥齋長歎了一口氣。

 

「阿青啊!我確實是對不起你,讓譚振武控制台灣政府、殺掉謝哲瀚,確實都是我的安排,而你正是其中一個重要的棋子,此事了結之後,我願意給你任何的補償。

 

「阿哲真的要死了嗎?」

 

小青的聲音有些顫抖。

 

「他七日之內必定會來這裡找你,到時候就是他的死期。」

 

「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無緣無故一定要殺掉他嗎?」

 

小青的聲音突然冷靜了下來。

 

「這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阿青,妳願意聽溥公慢慢說嗎?」

 

「溥公,我只想知道為什麼你要這麼做。」

 

「那,我便從頭說起吧。」

 

愛新覺羅。溥齋告訴小青的,不只是他想要殺掉我的理由,更是一個龐大的令人難以想像的佈局,和一段長達百年的故事。

 

「直到現在,1922年的那一天發生的事,我仍然歷歷在目。1922年,大清已滅亡10年,但我和皇族的人還住在紫禁城裡,那時候我約莫有十三歲了,但四書五經經史子集已經讀得通爛,我還拜納蘭欽天監,學習陰陽五行數算之道,我的那些老師沒有一個不稱讚我天資聰穎,深得國學之經髓,但他們也不免感嘆,大清亡故,西風東漸,德先生賽先生各式西學成為主流,中華道統命脈即將斷絕。」

 

「那時候,我與兄長溥儀最是要好,但他對國學不甚在乎,四書五經都丟下,鎮日尋覓洋人的新玩意,還在宮中裝了電話,有一天,他播了電話給胡適,邀他來宮中一敘。沒想到那胡適當真答應,兄長將胡適帶入養心殿西暖閣中,還令我隨侍在旁,他們兩人甚為投機,同樣愛好西學,那胡適甚至還建議我兄長赴西洋留學並言道:『皇上,我中國之所以衰蔽至此,便是受了儒家思想和中華文化的毒害,我推那白話文運動,廢除文言文只是開始,接下來,我還要繼續推行簡化字、用拉丁拼音取代漢字,唯有斬盡中華遺毒,方能讓我中國與西方諸國並雄!』我兄長當時聽著連連點頭贊頭,但那一夜,我卻驚駭的無法入眠。心底只想著一件事,如果中國人為了對抗西洋人,也把自己變成了個洋人,那往後這世界上還有中國人嗎?中華道統是否要斷絕了?」

 

「往後數十年,軍閥四起,日軍侵華,我和兄長去了滿洲國,我見到中國人被洋人欺壓越發厲害,而為了與日本人對抗,中國人習西學仿西洋立典規,待到抗戰勝利,世局驟變,我也來到台灣,卻看到中國人一日較一日更加洋化,今日之中國人,早已忘了孔孟之學,快成了說著中國話的西洋人了。這數十年來,我看盡中國的屈辱,華夏道統的衰絕,我無一日不在思量,如何興我夏學,續中華道統命脈。」

 

「直到二十年前,我終於看見了希望。那時我心血來潮,用算籌卜了一卦,卦象顯現,台灣五十年後即將進入亂局,七殺破軍貪狼三星入世,我思考許久,終於下定決心借台灣亂局和殺破狼三星,續我中華道統,重新建立真正的華夏之國。」

 

「我當時後觀台灣五十年,只看到一代梟雄李政男能壞我大局,我便寫了三個字,送給他。」

 

「溥公,你寫了什麼字?」

 

「我是誰。」

 

愛新覺羅。溥齋寫的字,自然藏了祝由術,但愛新覺羅。溥齋選了這三個字,不得不說他對時機和人心的把握妙到顛毫。李政男這一生,當過清國人、日本人最後又成了中國人,他之所以能在亂世存活下來,最後站上權力高峰靠著就是變幻著各種不同的身份和面具,愛新覺羅。溥齋的那三個字正是點中了李政男心中唯一的心魔。

 

「李政男這二十年來精神異常,就是溥公你做的?」

 

「為了避免他壞了大局,我只好用祝由術廢了他。這故事,我繼續說下去吧,再來的事,就和你們這些小娃兒有關。」

 

「二十年前,我先算出了殺破狼三人的身份,從此以後,他們的命運,就全都落在我的手中,我查出破軍星將要降生在謝家,便令納蘭破天將魚龍變送到謝哲翰父親手上,讓謝哲翰練成魚龍變。我找到七殺軍將降生在林家之後,派了人教林如海篩選繼承人的方法,讓他挑選出他心目中理想的繼承人。最後,我找到了趙小姐兒,對成堂主說了兩個謊。」

 

「什麼謊言?」

 

「第一個謊言,是我告訴成堂主,趙小姐兒活不過二十歲,要遮掩天機,就必須摒棄七情六慾。」

 

我終於明白愛新覺羅。溥齋對我們做的事,他介入我們的人生,為的是加速增強我、林敬書和趙靜安與生俱來的瘋狂特質,他讓我練成魚龍變,是為讓我有更強的搏殺能力,在台中黑道裡陷得更深;他教給林如海那個變態的候選人篩選方法,是為了讓林敬書陷入瘋魔執念;貪狼星欲望豐富,愛新覺羅。溥齋偏偏就要壓抑趙靜安。

 

「第二個謊言是什麼?」

 

愛新覺羅。溥齋嘆了一口更長的氣。

 

「你活不過十三歲,這件事也是假的,我真正的目的,是要讓你頂替趙靜安,接近謝哲翰,引導殺破狼三人執行『亂世無命』之局。只有讓整個台灣陷入亂世之後,譚振武才能助我控制台灣,建立我心中的華夏故國,再續孔孟道統。我的佈局中,傷害或利用之人,無不是梟雄或是姦惡之徒,只有妳是完全無辜的,但妳這十九年來的人生,全都讓我做為佈局之用。我心中對妳實在有愧啊!」

 

 

--

嗯...雖然因為工作忙碌,導致計劃趕不上變化,但是作者確實有在努力地寫,這篇當中把整部小說當中最後一個也是藏的最深的一個伏筆給解開了,下一篇是女主角的內心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343408065 的頭像
a343408065

時光風景

a3434080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guest
  • 推~
    不知道為什麼廢了阿哲的武功不夠,還需要殺他。期待下一篇
  • Aoz
  • 感謝作者!
  • kkk0j
  • lawrenceyang
  • 推推

    計中計 一個接一個
  • 訪客
  • 好慘忍的人生
  • 訪客
  • 阿哲,趙靜安,林敬書的梟雄特質打從一開始就是被溥公逼出來的.這個局最可憐的不只是小青,趙靜安的人生也是被溥公拿來佈局的犧牲品
  • 訪客
  • 幹你的溥公 都你的毛!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