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青突然笑出聲來,但他的笑聲卻比哭聲更哀傷。

「所以我活不過二十歲是謊言?我這十多年來每一天都活的心驚膽跳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姐姐也活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都是因為你!

「大德不踰閑,小德出入可也。人生不過百歲,為了再續千年道統,何足惜哉。」

愛新覺羅。溥齋平靜地說道。

小青深吸了一口氣。我聽到這句話也不禁背脊發冷,愛新覺羅。溥齋為了實踐他的理想,這世界上每一個人,在他眼中恐怕都和一塊磚瓦差不了多少。

「我只殺謝哲翰一人,也是為了減少建立新的華夏社會時造成的殺孽,殺破狼三星,本就是亂世之星,只有殺掉他們其中一人,才能確保這個社會不亂,破軍星是殺破狼中破壞性最強的一個,你看他這一路踏上台中黑道巔峰的過程,靠的就是背叛和破壞,此人不死,殺破狼局不破,我理想中的國度不得安穩和諧。」

「你憑什麼認為譚振武這種獨裁軍頭可以建立你心中的華夏之國

「過去幾十年來,我無時無刻都在苦思一套能對抗西洋政治的中華制度,數十年前我才豁然開悟,那就是將重立儒教,未來奉孔孟程朱與我為神,以教治國,則中華道統可續,天下將可太平這幾年間,我以祝由術吸收了無數信徒,他們遍佈軍方到政府各個部門,就連譚振武的兒子也早入我門下,等譚振武控制台灣之後,就是他失去利用價值的時候了,未來華人所在之處,統治這些地方的制度將不再是西洋民主制度,也不是中國傳統君主制度,而是中華道統

愛新覺羅。溥齋這一番話,聽起來既清醒又瘋狂。

「阿青啊,你還不到二十歲,等謝哲翰死後,你的人生就自由了,到時候你想要什麼,溥公都可以給你,妳還年輕,會遇到更好的男人,忘了謝哲翰吧。」

「讓我好好想想。」

小青低聲說道。

這段錄音到此嘎然而止。

林敬書又開啟另一段錄音。

「我已經決定好,我要用我的命,換阿哲任何一絲活下去的機會。」

錄音裡,小青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用有些刻意的開心語氣說道。

我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開始流著。

「我知道,以溥公的手段,我是沒有任何機會把溥公的計畫傳到外面,我也知道,以溥公算無遺策的本事,也許阿哲這時候可能已經遇害,也可能我所做的一切最終都會失敗,但是只要有萬分之一的機會,可以讓阿哲活下來,我都願意用自己的命去換。」

「姐姐、豺狼,我相信你們一定會來救我,如果我身上的錄音檔能被你們拿到的話,就請你們幫我把這些訊息也傳給他,這是我所能做的最後一件事。」

「當我知道自己能夠繼續活下去的那一刻,真的高興的快瘋了。我這十幾年來,每一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都不敢閉上眼睛,好怕自己一不小心睡著了,就再也醒不過來,我曾經以為,只要能夠活下去,我會願意付出一切代價去換來我的生命。但是,直到現在,我才知道,對我而言,還有比我的性命更重要的東西。阿哲,如果你能聽到我說的話,請你一定要為了我,好好的,好好的,活下去。」

錄音檔裡,小青哽咽著說道。

我看著床上那個熟睡的小青,衝上去緊緊將她抱在懷裡,把我的臉貼在她的唇邊,想像錄音檔裡的聲音此時從她口中說出來的,我哭的比小青更用力,直到淚水溽濕了她的上衣。

小青抽了抽鼻子,讓自己的聲音穩定下來繼續說著。

「阿哲,你老是問著我小時候的記憶,我每次都跟你說我忘了。其實我都記得一清二楚,只是我一直對於那個不是成青荷的自己感到很自卑,總想逃避著,沒想到以後再也沒有機會告訴你了。我只好透過這段錄音跟你說。」

「我是在八歲那年遇見成堂主的。在那之前,我和爸媽一直在清邁生活,我和當地其他的孩子一樣,每天都得到街上攔著遊客像個乞丐一樣討錢才有飯吃,我們只要瞧見金頭髮的人,或是聽到有人說著日語,我們就會衝上去抱住他們的腳,用力喊著one dollarone dollar!直到遊客把紙鈔丟到我們臉上我們才會鬆手,如果運氣不好,遇上壞脾氣的遊客,他們還會踹上我們幾腳,但我可是打死不放開,直到他掏出錢為止。

小青說著,語氣還帶著笑意。

「那時候真的很辛苦啊,可是現在想想,卻是我人生最快樂的一段時光之一。」

「直到八歲那年,我的人生出現了轉變,當時是夏季的午後,有個滿頭白髮的老先生,從口袋裡掏出一疊鈔票,用不太流利的泰語對我說,只要我跟著他走,這些錢就都是我的。我想也沒想就跟他進到一片樹林裡,一進到樹林中,他就像一條野獸撲到我身上,他任憑我大聲尖叫掙扎,硬是扒光我的衣服,把他的陰莖塞進我的嘴裡。我那時候不知道哪裡生出來的勇氣,把他的陰莖大口咬斷,趁著他痛的倒在地上的時候,準備逃走,那時候我一直都沒發現,成堂主就站在附近安靜看著。他一直到我要逃走時,才走到我身前,溫柔地問我家住在哪,要把我帶回去。」

「成堂主見到我爸媽後,他付了一大筆錢,把我買走,從那天起,我成為了青荷的一員,我開始和其他的女孩子一起接受嚴厲的訓練,每天都是遍體鱗傷地回到床上,累的倒頭就睡。直到我十二歲那一年,我被帶去了溥公面前,從此,我就成為了『成青荷』。我將活不過二十歲,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差點就要昏了過去,那天起,我搬進了姐姐的房間裡,傭人一幫我關上房間裡的燈,我就忍不住大聲哭了起來,那時候還整整哭了一整晚呢。」

「我沒想到的是,真正的噩夢從此時才開始,成堂主要求我,既然扮演了成青荷的角色,就必須看起來像一個真正的黑道千金,要心狠手辣。阿哲,你是不是一直覺得我很兇狠,其實,這都是被成堂主逼出來的。成堂主說,一個真正的黑道千金,要敢於殺任何人。」

「有一天,他帶著我到一間育幼院裡,在一群六七歲大的孩子前,用一塊布把我的眼睛蒙上,要我隨便指向一個地方,成堂主幫我把臉上的布解開後,我才發現自己的手指指著一個小男孩,成堂主把我和那個小男孩帶到別的地方,他將一把槍塞進我的手中,將那個小男孩綁在一把椅子上,要我現在就殺掉這個小男孩,我拼命搖著頭,把槍扔到地上,成堂主什麼也沒說,他只是笑了笑,就有人把一條繩套掛起來,抓著我的頭穿進去。成堂主撿起了那把槍,再次塞進我的手裡,溫和地說『女兒啊,等你什麼時候把扳機扣下去,你就什麼時候可以下來了,但是記得,時間要快,不然你會永遠沒機會扣下扳機。』」

「我在昏迷之前,求生的本能終於讓我扣下去,槍聲響起的時候,我就被放下去,但是我被勒緊的脖子鬆開後,卻一點放鬆的感覺都沒有,我看著面前那個滿臉鮮血的小男孩,胃部不停抽搐著,我一邊掉著眼淚一邊跪在地上嘔吐。此時成堂主才走到我的面前,輕拍著我的背,溫柔地說『這才是我的好女兒』。」

「那一天起,我再也不敢成堂主的任何命令,包括,他帶著我來到東北虎面前,告訴我:『今晚妳必須好好服侍他。』」

「所以啊,當我遇見你,真的又嫉妒又羨慕。也因為和你在一起,我才真正甘願接受成青荷這個角色,也因為有你,我才真的像是活著,即便是,我只能以成青荷的身分在你身邊。阿哲啊,你不曉得我一直都有失眠的問題吧,以前是不敢睡,怕一閉上眼,就再也沒辦法醒來,躺在你身邊時,卻是捨不得睡,好怕一閉上眼,就再也看不到,好幾個晚上,我就這麼一直看著你直到天亮,我總是想,我這一生受了這麼多的折磨,是不是就是為了活到現在這一刻,和你相遇相戀,當我遇上了你,才真的像是一個人般活著,所以你啊,就是我的性命,就算我再怎麼恐懼死亡,也絕對絕對絕對不會讓你死,你死去的那一刻,成青荷的存在也就消失了。」

「我真的思考了很久,想找到一個辦法,讓我們兩個都活下來,活得很久,活得很好,結婚,生子,放棄一切,躲到一個很遠的地方安靜地生活。可是阿哲,真的很對不起,我想不出來任何辦法,能夠讓你唯一活下去的機會,就是讓你知道溥公的計畫,而我能夠離開這裡的唯一方法,就是變成屍體,不用替我擔心,我打從進入青荷的那一天,就開始接受死士訓練,我用來綁住馬尾的每一個髮圈裡,都藏了一根毒針,只要將毒針插進靜脈裡,幾分鐘內就會不知不覺的昏迷死亡。不會痛的,真的,不要為我擔心,最後,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阿哲,我愛你。我、真的、真的很愛你。」

我把小青的頭抱進懷裡,用盡全力大聲哭嚎,直到我耗盡最後一絲力氣。

小青左手的無名指上,還套著我送給她的那只戒指。

--

小青在這部小說裡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成青荷,掰掰。

<那些年月>裡的成青荷,和主角、林靜書還有趙靜安都不同,她本質上是一個善良的普通人,只是在命運的捉弄下,身不由己扮演著成青荷的角色,整部故事裡,她有著非常堅硬的外殼和保護色,但內裡卻是非常的柔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343408065 的頭像
a343408065

時光風景

a3434080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訪客
  • 幹你的溥公 都你的毛!

    可以賜死他嗎?
  • 訪客
  • 「那一天起,我再也不敢成堂主的任何命令...
    這邊是否少了個動詞? 例如違背?
  • 訪客
  • 這集好哀傷……
  • guest
  • ……
    推~
  • kkk0j
  • 訪客
  • 成青荷,掰掰(已哭
  • Aoz
  • 哀傷.....
  • 等
  • 敲碗
  • kkk0j
  • 敲碗推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