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掌印人,央行總裁胡東嚴是非常奇怪的存在,根據譚振武的理解,朝廷和掌印人原來是「太子爺」用來對台灣進行全面嚴密控制的手段,在「太子爺」去世、李政男發瘋之後,這群在台灣個個領域中具有巨大隱形影響力的人,為了繼續維持自己的既得利益,於是他們聯合起來組成一個隱形的聯盟,藏身於黨政軍特傳統幫會和地方派系之中,而掌印人如果要持續暗中控制他所在的組織,他的位置就不能顯眼。

 

然而,胡東嚴卻是坐在相當醒目的中央銀行總裁位置,無數記者狗仔都在盯著他,只是這數十年來他的生活極為簡樸,只靠著中央銀行總裁的薪水過活,而他和太太多年來也沒有生育子女,這樣的人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掌印人。

 

我揣著這樣的疑惑,前往陽明山和胡東嚴見面。

 

原本上官言和胡東嚴約好兩人要在陽明山某個隱秘的招待所裡會面,但上官言和胡東嚴經過詳談,將愛新覺羅。溥齋的計劃都告訴胡東嚴之後,胡東嚴突然對我、林敬書和趙靜安生出興趣,於是便要上官言帶著我們一起和他見面。

 

下午兩點,上官言帶著我們來到一間仿日式風格的招待所中,胡東嚴的人已經在門口等著,他帶著上官言和我們穿過掛滿紅燈籠的長廊,進到一間和室,和室裡胡東嚴已經正坐在榻榻米上正熟練地泡著茶,他面前的茶几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茶具。

 

「胡總裁,您的煮茶功夫真是越來越深湛啊。」

 

上官言和胡東嚴早已是舊識,一見到胡東嚴打了招呼後,便向胡東嚴介紹我們三人。

 

「胡總裁,這位是謝哲翰,這位是趙靜安,至於林院長的公子你應該也認識。」

 

「謝同學您好,你的名字我也在報紙上面看過,確實是英雄少年。」

 

胡東嚴已經有八十多歲,頭上只有一些稀疏的白髮,他的外表依然保養的相當好,雖然不是像先前的譚振武那般精氣旺盛,但仍顯得精神瞿爍。

 

「胡總裁您好,不知道您為什麼會特別想見到我們三個人。」

 

「先坐下喝茶,慢慢談。」

 

胡東嚴擺了擺手,示意我們坐下。

 

「你們要曉得,對於朝廷來說,台灣的政治經濟結構變動絕對是越小越好,如果換成另一個人要做到溥齋想做的事,必定會動到檯面上的人,朝廷中人絕對會察覺到,並事先阻止溥齋的作為,但他偏偏透過你們這三個小孩子來達成他的目的,我也不得不佩服他,我更想看看,你們這三個能作為他手中棋子的年輕人是什麼樣子。」

 

胡東嚴這番話講得迂迂迴迴,但我經過這麼多歷練之後,也終於能聽懂了,打從一開始胡東嚴竟然就察覺到透過朝廷來扳倒愛新覺羅。溥齋的是我們三人,而且,他也表明對他而言,就算是愛新覺羅。溥齋掌權他也不在乎,他找我們三個人來只是為了從側面了解愛新覺羅。溥齋。

 

我們沒能說服他。

 

趙靜安瞄了我一眼,我立刻明白她的意思,她打算使用祝由術了。

 

我輕輕地搖了搖頭,朝廷的六個掌印人是共識決,如果我們無法在提出一個足以說服嚴總裁的理由,那他也無法說服其他人。

 

「胡總裁,您真的認為,如果溥齋掌控台灣,朝廷還能存在嗎?」

 

上官言先發難了。

 

「上官院長,您這話,忒天真了。自古以來,天下都不是皇帝的天下,而是朝廷的天下。你身為仁社掌門,難道不理解這點?」

 

「胡總裁,我曾經也是這麼想,沒錯,不論掌權者是誰,他不可能靠自己和身邊少數幾個人就能掌控水力、電力、基礎設施建設和龐大繁雜的行政事務運作,但是透過儒教信仰,愛新覺羅。溥齋就能滲透整個朝廷。」

 

「胡總裁,有件事,我不知道應該不應該跟您說。」

 

就在上官言和胡東嚴爭論不下時,林敬書突然出聲了。

 

「嗯?」

 

胡東嚴轉頭望向他。

 

「胡總裁,愛新覺羅。溥齋他要建立的社會和過去的社會結構完全不同,這種情況下,朝廷的存在是不可能藏得住,而朝廷或許可以在某種條件繼續存在,但掌印人不可能活下去,朝廷之所以是朝廷,並不是因為有掌印人,而是因為有共同利益存在,如果必要的時候,朝廷裡的人隨時可能反過來出賣掌印人。這個理由應該足以說服其他人了吧。」

 

胡東嚴盯著林敬書仔細打量著,眉頭微微皺起,林敬書方才說的那番話,似乎讓胡東嚴想起某件事。

 

「是誰要你跟我說這些的?」

 

「胡總裁,連上官院長都不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你覺得為什麼我們能找到您?」

 

胡東嚴聽了林敬書的話,臉上浮現出一種明白了某些事情的表情了。

 

「幫我告訴他,我已經等了他很久很久了。」

 

「胡總裁,他說,等愛新覺羅。溥齋倒台,你就能見到他了。」

 

胡東嚴聽了林敬書這番話,足足沈默了一分鐘,他的眼眶竟然開始泛紅。

 

「好。」

 

胡東嚴微微點頭回應道。

 

「上官院長,等你重回行政院之後,朝廷的力量可以幫你暫時牽制住溥齋,讓他無法公開動用軍隊和警察對付你,但是如果你在一週內無法擊敗溥齋,那麼朝廷,就有可能倒戈。」

 

上官言聽了胡東嚴的話,卻是雙手一攤。

 

「我現在的力量,確實沒有把握擊敗溥齋。」

 

「你打算殺掉他?」

 

上官言沒有直接回答胡東嚴。

 

他把一個大茶碗放在茶几中央,另外又拿了四只茶杯排列在茶碗周圍。

 

「這個茶碗,是溥齋。靠近茶碗的四個茶杯是溥齋身邊最重要的戰力,納蘭破天已經回到東北了,現在留在溥齋身邊的就只剩下老鬼、金毓訢和千面。我的出現可以把老鬼和金毓訢從溥齋身邊調開。」

 

「你打算以你自己為誘餌,吸引老鬼和金秘書長去殺你,但你們還有誰對付千面和溥齋身邊的武裝力量。」

 

「謝哲翰和山鬼會拿下溥齋的人頭。」

 

上官言的話出乎我意外之外,我都已經是個廢人了,怎麼去殺愛新覺羅。溥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343408065 的頭像
a343408065

時光風景

a3434080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訪客
  • 有更新

    先推再看
  • 訪客
  • 期待好久
    未看先推
  • guest
  • 推~
    這篇勾起了不少疑惑,總覺得之前剩下的一些謎將會揭曉
  • 訪客
  • 這位是趙靜"書"

    臉上浮現出一種明白了某些事情的表情"了"
  • 感謝校正!

    a343408065 於 2017/01/15 22:29 回覆

  • Aoz
  • 希望主角可以恢復戰力!!
  • lawrenceyang
  • 要吃第2次 毒藥了嗎?
  • 訪客
  • 期待另一波高潮
  • 訪客
  • 期待主角『復活』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