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院長,我現在這樣的狀態怎麼可能去殺溥齋。」

和胡東嚴談完之後,我們一行人便趕緊撤回到據點裡,回到據點後,我才提出我的疑惑。

「在青幫中,有一門能夠改造體質的古老秘術,叫做燃血焚息術。」

「燃血焚息術?」

上官言突然拋出一個陌生的名詞。

「燃血焚息術最早是從白蓮教那裏傳到青幫,這門秘術能夠在短時間內大幅度提升人體腎上腺和代謝速率,使用燃血焚息術之後,使用者的爆發力、反應能力等各方面身體素質都會大幅提升,但使用者的體溫和心跳速度也會驟升,所以過去許多使用者在利用『燃血焚息術』殺掉敵人或是目標對象不久後就會心臟衰竭或是熱休克而死,但你身上現在恰好帶有納蘭破天留在你身上的武道拳意,武道拳意讓你身體產生的體溫下降恰好可以和『燃血焚息術』的副作用兩相抵消,甚至可以讓你提高使用『燃血焚息術』的程度。」

「上官院長,這是有代價的吧。」

「以你目前的身體狀態,冷熱劇烈衝突,我無法保證燃血焚息術結束的那一刻,你是否還能活著。」

對於這個答案,我沒有任何驚惶,心裡頭甚至泛起淡淡的欣喜。

「院長,這點我毫不在乎。」

「也好,你中了納蘭破天的武道拳意,已經無藥可治,就算你什麼也不做,也隨時都有可能猝死,你不如好好利用你身體的最後剩餘價值。謝哲翰、趙靜安,你們跟我一起去醫療室。」

做為山鬼最隱密也是最重要的據點,裏頭的設備非常齊全,醫療室裡擺了許多小型醫院才會購置的儀器,上官言找了山鬼裡一位具有醫療背景的弟兄幫我進行生理狀態檢測,他一邊聽著那位弟兄分析,一邊皺著眉頭在筆記本上塗塗寫寫。

那位弟兄幫我做完檢測後先行離開,醫療室裡剩下上官言、趙靜安和我,上官言繼續埋頭書寫好一陣子,才停下筆。

「謝哲翰,把衣服脫了,脫到只剩內褲為止。」

「啊?!趙靜安還在這裡,要不要讓她先出去。」

「囉嗦什麼!先脫再說。」

上官言不耐煩地催促著,我只好趕緊脫下身上內褲以外所有的衣物,但趙靜安的目光意外的坦然,完全不像是個長期與社會隔絕的女孩子。

「現在到床上躺著。」

我繼續聽從上官言的指示,在醫療室裡的床上躺平。

上官言走到醫療室的一個櫃子上,拿了一個大木盒走到我身旁,上官言打開木盒,裏頭放滿了長短粗細不一的針。

「傳統的燃血焚息術是在喝下湯藥並在進行針灸後一天生效,但是以謝哲翰的身體狀況,燃血焚息的狀態他不曉得能夠維持多久,所以我只能安排讓他在準備動手前半小時,以最快速度進入燃血焚息的狀態。趙靜安,你既然有傳統中醫的根底,這辨穴下針的基本功夫應該是有的,接下來我要教你『燃血焚息術』的下針方式。」

此時我才明白,上官言帶趙靜安進來,就是要她代替上官言在執行計畫時對我施行燃血焚息術。

「趙靜安,你除了要記得穴位和下針方式之外,還要記得每一根針使用的電流量。」

「院長,燃血焚息術還要進行電擊療法?!」

我聽到上官言這句話頓時嚇一了跳。

「要讓你以最快速度進到燃血焚息狀態,當然就要採用一些加強刺激的非常手段,還有,要進到你體內的湯藥也不是用喝的,而是會做成濃縮液的方式,到時候你就以靜脈注射的方式打進你的身體裡,我會再多給你三管,戰鬥過程中如果你感覺到自己身體起了寒意,就趕緊再打注射一管。」

上官言帶著趙靜安學會燃血焚息術的下針方式後便先匆匆離開,接下來他還得布置現身於眾人面前的計畫。

一時間醫療室裡只剩下我和趙靜安兩個人,正當我整理好衣服準備離開醫療室時,趙靜安突然從我身後撲向我,將我緊緊抱住。

「你一定要活著回來,你這條命是小青給你的,你沒有資格用掉。」

趙靜安的髮梢撓著我的臉頰,淡淡的茉莉花香竄入我的鼻腔裡。

「好。」

忽然間,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只能跟著應好。

趙靜安得到答案後,便馬上放開我,當作什麼事也沒發生過般逕自走出醫療室。

趙靜安那奇怪的動作我沒有心思多想,我的腦袋裡全部都在思考著執行暗殺譚孝戎或是愛新覺羅。溥齋的計畫。

我找了巴蘭和陸老師,聽取他們手上關於溥齋現在所在地點以及身旁武力配置的情報,並和他們討論進攻策略。溥齋現在所在地點身旁武力配置的情報,山鬼在行政院一戰受到重創,但幸好雅奈裏頭的大多數成員都還活著,巴蘭和他們接上線後,繼續讓他們進行情報蒐集,再加上林敬書最近不斷丟出來源不明但卻極為精確的情報,我方和愛新覺羅。溥齋的明暗局勢已經逆轉了。

此時,我突然想到了一件極為重要的事。

「巴蘭,你有想過未來山鬼的規畫嗎?」的

「嗯,山鬼經過這一兩年來的大大小小戰鬥,人員已經折損不少,但我們當初想要向台中黑道復仇的目的也達到了,接下來我想帶著弟兄離開台灣,真的投靠摩薩德。」

「真的不想留在台灣嗎?」

巴蘭聽了我的話,露出一絲苦笑。

「我們要活下去,非得殺掉愛新覺羅。溥齋不可,可是一旦殺掉他,對台灣人而言,我們就是公然暗殺參謀總長譚孝戎,不論是基於什麼理由,我們這樣的組織都無法在台灣生存下去。」

「我和上官言討論過這個問題,如果我們以台中黑道的名義進行暗殺,只要大家戴上面罩或面具不讓攝影機拍到我們真面目,事後上官言可以將暗殺行動定調為台中黑道的復仇,之後更可以以此為理由對台中黑道斬草除根。山鬼則和這件事毫無關聯。」

巴蘭聽了我的話,露出燦爛的笑容。

「既然如此,到時候,我們就戴上防彈面具進行攻擊,說到防彈面具,阿哲,我有個請求。」

巴蘭一邊說著,一邊起身帶著我和陸老師走向據點的一個房間,巴蘭在庫房的門前停下腳步,他伸出手摩挲著門板,神情哀傷。

巴蘭在門前停留了一分鐘後,才緩緩打開庫門大門。

庫房裏頭擺滿防護裝備,在庫房裡一面牆上,掛滿了許多防彈面具,但在這些防彈面具中,有一個面具的樣子和其他防彈面具都不一樣。

其他的防彈面具都是表面呈消光黑的光滑面罩,沒有任何額外的裝飾,只留下兩個眼洞,唯獨有一個面具,看起來像一隻兇悍的貓頭鷹。

巴蘭走到牆邊,將那個貓頭鷹面具取下來。

「這個面具,是莫那特別訂做,但後來他還來不及用上,就已經死了,你願意代替他,戴上這個面具,帶著山鬼一起打一場仗嗎?」

我從巴蘭的手中接過這個面具。

我沒有想到,在許多年後,帶著這個貓頭鷹面具殺入國防部大樓的我,在由許多誇張、扭曲的傳言所匯聚而成的傳奇故事中,成為一個未曾存在過,但卻是許多人津津樂道的台中第五獸,夜梟。

--

今天不曉得為什麼,返校日這個遊戲突然爆紅,其實嚴格來說,本部故事和白色恐怖也是有相當關係的。

主角為什麼是夜梟的謎,也在這一篇解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343408065 的頭像
a343408065

時光風景

a3434080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尼克魚
  • 代替莫那這段好有感觸,像是壯士斷腕的哀愁
  • 讀者
  • 感覺趙靜安又用了一點祝由術呢!不知道是為什麼
  • Aoz
  • 主要終於要復活了! 只是不知道報仇後武術是不是也沒了
  • 小鄭
  • 我也覺得主角中了祝由術
  • guest
  • 推~
    以前會猜 夜梟 可能和謝家刀那篇提到的在台灣秘密結社的歷史裡總有一位謝姓高手負責暗殺任務有關,現在終於真相大白。
  • 訪客
  • 也隨時都有可能猝死,如果好好利用身體最後的剩餘價值"。"謝哲翰、趙靜安
    斷句好像有點怪?

    "最為"山鬼最隱密也是最重要的據點

    "聽取他們手上關於愛新覺羅並和他們討論進攻策略。溥齋現在所在地點身旁武力配置的情報"
    不太通順

    伸出手摩"梭"著門板
  • 感謝校正

    a343408065 於 2017/01/21 21:26 回覆

  • 訪客
  • 好一個夜梟!
  • 訪客
  • 從四五年前在台中念書看到現在

    終於快完結了~期待!!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