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完豺狼的信後,不禁嘆了一口長長的氣,正當我準備從床上站起來時,我的身體又開始莫名發寒,凍的我趕緊抓起棉報裹在自己身上。

果然我還是沒有擺脫納蘭破天的武道拳意。

「趙靜安,我又變回廢人了,而且不曉得什麼時候就會突然猝死。」

我看著自己孱弱的身體,不禁苦笑道。

趙靜安看著我咬了咬牙,將我緊緊抱住。

「讓你活下來,是小青唯一的心願,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為你找到破解武道拳意的辦法。」

我將她輕輕推開。

「妳不需要這樣,小青已經死了,妳有妳的人生。」

趙靜安聽了我的話,臉上浮現慍怒的表情。

「我有什麼人生我過去的人生都活在陰謀和謊言當中,我能有什麼人生!為什麼我不能成為成青荷!這才是我原本的真正身分!

「閉嘴

趙靜安最後一句話,刺痛我心中最深處的逆麟!我忍不住對她大聲咆哮。

我一吼完,我和趙靜安驟然陷入沉默之中。

「我去找林敬書,告訴他你醒了。」

趙靜安冷冷地說道,她頭也不回地甩門而出。

過了一會兒,林敬書一個人走進房間。

「納蘭破天的武道拳意還是沒辦法破除嗎

「還是不行,而且經過和千面那一戰,我的命雖然撿回來了,但身體也變得更加脆弱。」

「現在也該是時候帶你去見那個人了,或許,如果這個世界上還有人能夠破除納蘭破天的武道拳意的話,應該就是他了。」

「那個人是誰

「前總統李政男。」

「李政男他不是發瘋了

我話一說出口,一個想法突然在我腦海中閃現。

許多我心中存著疑問,但沒去深思的疑惑,此時都得到了解答。

「原來,打從一開始,你就打算靠李政男來對付愛新覺羅。溥齋。」

「沒錯。」

我早該想到的,這個世界上,如果還有人能夠擊敗算盡天機多智近神的愛新覺羅。溥齋,那就是東亞百年第一人,東瀛劍神李政男

當天,林敬書就開著車帶我前往李政男這二十多年來休養的地方,雙溪山莊,雙溪山莊是一棟位在幽靜的外雙溪裡的大型獨棟別墅,從距離雙溪山莊一公里外,就能看到那座氣勢雄渾的別墅,前往雙溪山莊的一路上杳無人煙,當車子開進雙溪山莊前院時,裏頭除了兩名守衛和幾個工作人員之外沒有半個人影,這裡彷彿完全與世隔絕。

工作人員引導林敬書把車子停在前院的停車場後,便帶著我們繼續走進雙溪山莊的中庭。

雙溪山莊中庭有一座日本的枯山水園林,庭院裡鋪滿了大片的銀白色沙灘,沙灘旁邊矗立了一顆小松樹,沙灘中擺放著幾個高低錯落的石頭,由一塊塊石板排成的小徑則貫穿了那片銀白色沙灘,在石板小徑上,有兩個人背對著我並排散步著。

其中一個人的背影我認得,那正是林如海,而另一個人穿劍道服,身材異常高大魁武,滿頭白髮。

「爸,我帶謝哲翰來了。」

林敬書站在那片沙灘前,喊了一聲。

林如海和那個高大的老人同時轉過頭來。

「總統,謝哲翰已經來了,我先離開,改天再來拜訪您。」

「好。」

高大的老人看了林如海一眼,點了點頭,目送林如海離開後,便朝我走過來。

「你就是謝哲翰吧。」

他雖然已經老邁,但渾身仍然散發著令人想要伏地膜拜的雄渾霸氣,而他的眼神依舊凌厲,彷彿眼中的萬物都臣服於他。

他是百年來東亞最強武者,東瀛劍神,岩笠政男,他也是憑藉一人之力擊垮勢力可以大到隻手的譚家,曾經站在台灣頂端的最強政客前總統,李政男。

「李總統好。」

面對這個人,我出自內心誠摯地向他鞠躬行禮。

「李總統好。」

林敬書也同時向李政男鞠躬問好。

「敬書,如果不是你帶來的那段錄音,永遠沒人知道我被愛新覺羅。溥齋的祝由術困了二十年,我能夠恢復神智,說起來也是有你的幫忙。」

「李總統,您是如何突破愛新覺羅。溥齋的祝由術封印

我忍不住好奇問道。

「我身邊的人知道我中的是愛新覺羅。溥齋的祝由術之後,立刻聯絡日本宮內廳(註一),天皇陛下便派了皇室御用首席陰陽師來到台灣。」

「あべさん。」

李政男突然對著身旁的空氣喊道。

離李政男不遠處,一個穿著筆挺西裝的年輕男人竟然「憑空」現在我面前帶著禮貌性的微笑向我和林敬書點頭問好。

要說他是憑空出現,但這個男人其實一直存在於我的視線範圍,只是我的大腦不知為何選擇性地忽略掉他的存在。

「這位就是日本皇室這一代御用首席陰陽師,安倍羽結。」

李政男為我和林敬書介紹道,他的陰陽道竟然強大至此,無怪乎能夠破去愛新覺羅。溥齋的祝由術。

「這幾天為了防範意外,安倍先生都跟在我身邊,愛新覺羅。溥齋的祝由術固然厲害,但是日本傳承千年不輟的陰陽道,也不在他的祝由術之下。」

「李總統,我還有一個疑問想請教您,台中黑道真的是您創造出來的嗎

李政男點了點頭。

「某種意義上,台中黑道的產生是跟我有關。不過,這個怪物的產生,並非我的本意,這背後的原因極為複雜,恐怕得回溯到我的前半生的經歷。」

「李總統,我作為一個武者,對您成為東瀛劍神的經歷一直都非常的有興趣,如果能聽到您親口講述,那更是再好不過。」

「嗯,那你和林敬書就一邊陪我散步,一邊聽我說故事吧。」

就這樣,我和林敬書,陪著李政男漫步這片白皚皚的銀白色細沙中,聽著他說起關於東瀛劍神李政男,也關於台灣這百年的那些年月。

「我的父親是日本軍官,母親是台灣人,在當時那個年代,我童年活的比任何人都痛苦,台灣小孩不願意讓我靠近他們,他們認為我不是台灣人,日本小孩看不起我,看到我就會罵我是清國奴、支那雜種,幸好我從小就生的特別高大,沒人敢打我,但我的處境直到遇見師父才有所改變。」

「十歲那一年,我在家門口又和一群日本小孩打起來,這次他們一群人打我一個,我只能勉強招架住無法還擊,當時我的師父和一名總督府的小官經過了這裡,打我的日本小孩連忙跑走,我倒在地上一時無法起身。他看著我,轉頭問旁邊的官員說,這是誰家的孩子,那名官員也瞧不起我,輕蔑地說,這是岩笠大尉的兒子。師父聽了官員的話,反而走到我面前,蹲了下來,為我擋住刺眼的陽光。他嚴肅地看著我,問我說:『你想變強嗎?』我當然想變強,我比任何人都想變強。

「後來,我的師父帶我回到日本,我才知道他是在日本頂尖劍派無相流第二十五代傳人,當我握住木刀的那一瞬間,我就明白,我生來就是要成為劍客。八年後,我擊敗無相流中除了師父以外的所有人,再一年後,師父正式宣布我繼承他的衣缽成為無相流第二十六代宗家(註二)。一個支那雜種成為劍道名門的宗家,不只門內師兄弟不滿,日本其他劍道名門也無法忍受。往後三年的時間,我接受了一場場生死決鬥,擋下來門內師兄弟的無數次暗殺,直到從北海道至南九州,全都被我血洗過一遍後,我的無相流宗家身分,就再也沒有人敢挑戰。」

李政男口中的這段往事,我也曾在武道歷史典籍中讀過,東瀛劍神岩笠政男,十九歲起手持名刀「噬神」和日本當代頂尖劍客連續決鬥一百場,一場未敗,三十五位劍客皆死於岩笠政男刀下,岩笠政男從此立下東瀛劍神之名。

「但是啊,再厲害的劍術,也敵不過原子彈,我的後半生就從日本帝國戰敗的那一刻,徹底改變。」

李政男一邊說著,抬頭望向天際遠處,他的意識彷彿陷入了遙遠的舊日裡。

「那一年,米軍在日本連續投下兩顆原子彈,天皇陛下正式宣布投降,此後,美軍大統領麥克。阿瑟以戰勝者的姿態踏上我日本帝國的土地,逼天皇陛下宣布『人間宣言』。天皇陛下宣布自己並非現人神的那一刻,舉國崩潰,師父無法接受麥克。阿瑟對陛下的羞辱,決定暗殺麥克。阿瑟

這段往事,也出現在我們歷史課本中,美國陸軍五星上將麥克。阿瑟,二次戰後接收日本時,連續遭到多名日本劍客暗殺,該些劍客皆死於美軍槍下。

「李總統,您的師父是死在暗殺麥克阿瑟時嗎

李政男搖了搖頭。

「師父雖然失手,但仍然成功逃走,但他的暗殺行動激怒了麥克阿瑟,麥克阿瑟於是在日本各地宣布,如果三天內沒看到暗殺者的屍首,他就廢除天皇。麥克阿瑟同時,發布了長達十多年的禁武令,解散劍道館。師父逃回道館便知道了麥克阿瑟的公告後,把自己關在家中書房裡整整兩天不言不語,到了第三天,他回到道館練劍場,把所有弟子集合在他身邊。他看向我,對我說

李政男突然停住,嘴巴微微開闔,他要說出那句話似乎極為艱難。

「李總統,您的師父說了什麼

李政男突然深吸了一口氣,眼眶泛紅起來。

「政男,為我介錯(註三)。」

--

大家有猜到這集標題的意思嗎

註一宮內廳是日本政府中掌管天皇、皇室及皇宮事務的機構

註二:即日本劍道掌門人的意思

註三:介錯是指在日本切腹儀式中為切腹自殺者斬首,以讓切腹者更快死亡,免除痛苦折磨的行為過程。 而執行介錯過程者稱為介錯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343408065 的頭像
a343408065

時光風景

a3434080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訪客
  • 回作者:我是『不是我』的我。
  • guest
  • 推~
  • 訪客
  • 要進入尾聲了嗎? 期待!
  • kkk0j
  • lawrenceyang
  • 所以是李政男幫阿哲解開了納蘭破天的武道拳意?

    代價是?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