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案發生於民國97年4月23日下午3點到5點之間,發生地點位於昱仁溪下游,發現時間為
4月25日早上9點25分由附近居民所發現,就目前現場重建以及法醫檢定結果看來,兇手以
電纜線將死者勒斃,死者生前有進行強烈反抗,兇手在勒斃死者後,運往昱仁溪上游處棄
屍,目前已經掌握大致方向,正鎖定特定目標......。」

「你沒有提到兇手剪取被害人頭髮一事,以及可能的動機。」

司徒參粗暴的打斷老陳的報告,緊追著頭髮被剪取一事,司徒參已經完全看過這次案件的
全部檔案,即使無須老陳說明,他也明白這只是一起單純的強姦殺人案,死者的人際關係
也已充分釐清,這件案子破案指日可待。

然而,引起司徒參注意的是,兇手除了剪取被害人頭髮這一奇特風格外,所有的犯案手法
也都和三年那位殺害他妻子的兇手如出一轍,只差那位兇手處理屍體的隱密程度要高的多。

但司徒參將這視為一種挑釁行為。

在下意識裡,他無比希望監獄裡那位不是真兇,兇手仍逍遙法外,由他親自逮捕,他將以
最嚴酷的刑求手段折磨他,他要他生不如死。

他無法忍受這次的案件這麼簡單就破案了。

「你眼睛瞎了嗎!這次的案子跟三年前一模一樣,除了那個畜生還有誰會變態到去剪頭髮?

「陳慶生!你腦袋裝的真是狗屎!難怪你這廢物幹了二十年連一階都沒升過,這、不、是
、普、通、的、強、姦、殺、人、案,三年前那個兇手還逍遙法外!他以凌虐女人收藏她
們頭髮當玩具為樂,操你媽的懂不懂阿!」

司徒參無可抑制的爆發出來,對著老陳咆嘯,一疊鑑識報告砸到老陳臉上,分局裡的警
員看到這一幕紛紛過來關切。

站在司徒參身邊的員警有剛近來不久的,有幹了幾十年的,他們都以極為異樣的眼光看著
司徒參。

司徒參和所有人之間彷彿隔著一條又寬又深的大峽谷,他的咒罵聲在峽谷兩端回盪著。

老陳以一種複雜無比的眼神看著司徒參,裡頭包含憤怒、憐憫、絕望諸般情緒,他艱難的
吞了口唾液,幽幽的說。

「阿參,我知道其實你從來沒有自三年前那件事恢復過來,在那件事之後,你再也沒有把
我們當成兄弟了,可是你總該記得當時陪在你身邊的弟兄們,嫂子的後事也是大家一手攬
下來,你這三年來沒幹出半點實績,也都是靠老兄弟出生入死的破案,功勞都掛在你名下
,加上學長在上頭撐著才保住你現在的位置。」

「不管你再怎麼怨恨我們這些兄弟,也顧念這三年來為你做了這麼多事,阿參,不要讓仇
恨蒙蔽你的心,甚至影響到辦案,你已經封閉了三年,為什麼你還走不......。」

老陳想到他們這一批同梯過去的兄弟義氣,而司徒參的心性扭曲如斯,他不禁哽嚥起來。

「你戲演夠了吧!你還是想吃案阿,隨便抓隻阿貓阿狗定個強姦殺人罪你們就可以逍遙
快活了,三年前是這樣,現在又是這樣,就是你們這群王八蛋害死小玲的!」

司徒參嘴角帶著譏誚的冷笑,繼續咒罵著,這一起案件成了引發他扭曲心靈的導火線。

「我警告你們,給我扎扎實實的查,那些現場重建報告都是垃圾,這次的案件說不定就是
三年前那個畜生幹的,現在給我滾出去,重新再查一次,我的耐心很有限。」

司徒參話說到這種地步,已經和全部的人翻臉了,局裡的人包含老陳,眼神跟態度開始有
了改變,他們面對時司徒參時,保持著疏離的恭謹和禮貌,從今以後,大家恩斷義絕,就
只是公事上的關係。

正當全部的人正要離開時,司徒參似乎還沒發洩夠,他面無表情的舉起妻子的頭髮在眾人
面前晃了晃。

「小玲在這看著你們,誰想瞞混過去她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

如果司徒參他的意圖是為了激怒眾人,那他絕對成功了,他的部屬不理會他,加快腳步離
開司徒參的辦公室,有些人臉上已經浮現出明顯的厭惡表情。

一位血氣方剛的員警最後離開時甚至狠狠的甩門,砰的一聲,切斷了他們和司徒參的世界

司徒參又回到那個只屬於他的封閉世界裡。

他關掉了日光燈,太過明亮的光線讓他的存在找不到安身之處。

司徒參靠著牆角,讓背脊沿著牆面被地心引力牽動下滑,他的身軀蜷曲在狹窄而陰暗的一
隅,不自覺的猛烈顫抖,手裡緊緊抓著那束頭髮,抱在胸口。

司徒參此時已經淚流滿面,他開始放聲大哭。

「小玲你不要離開我,你不要走!我真的很害怕,我好寂寞好寂寞!你為什麼不要把我一
起帶走~~~!!」

司徒參狀若瘋魔,以哭腔嘶吼著。

「我真的好想好想見到你,等我們的兒子長大,我就趕去見你。」

司徒參的哭聲透著軟弱、絕望和無力,音量漸漸減弱,只聽的到稀微的啜泣聲,他反覆
嗅著、親著那一束頭髮,想要填補那深之又深的思念和愛戀,卻如同吸毒者以打入毒品止
癮,終究只是越陷越深。

他的手又握著那束柔軟的頭髮,反覆磨蹭著陰莖。

直至射精。

------------------------------------------------------------

警局裡的氣壓呈現前所未有的低迷。

方才司徒參瘋狂的怒吼,以及最後陰陽怪氣的行為,已經讓分局同僚決定上報督察,撤銷
司徒參的職務。

眾人從司徒參辦公室出來後,在維持長時間的緘默後,幾個直腸子的先開口談起司徒參,
其他人接著加入這個話題,討論的越熱絡,對於司徒參這三年來表現的怨言就越多,再談
到今天司徒參詭異的舉止,更讓眾人毛骨悚然,舉報司徒參的共識很快就形成了,就連老
陳這些老班底也同意,他們認為司徒參需要換個環境休息了。

「不過,我覺得那個強姦殺人案確實透著悉翹,或許我們應該在針對死者的交友狀況重新
做一次盤查。」

最先走入司徒參辦公室的那位年輕員警突然說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343408065 的頭像
a343408065

時光風景

a3434080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