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前,我遭遇三重幫的暗殺後,陳總出乎意料之外地沒有動用武力解決,他反而登門前往林家,請立法院長林如海處理。林家也迅速地動用政治影響力,施壓新北市砍斷三重幫的財源,並發動旗下媒體以及林系立委對國安局發動攻勢。此後,三重幫就不曾再打到台中過,而GEP之爭也從黑幫武力爭奪進入到政治攻防的階段。所有人都這麼以為,三重幫和台中黑道不過是金先生和台中林家擺在檯面上的棋子。

 

就連三重幫也這麼認為,他們參與了一場自己都不瞭解的牌局。

 

「老爺子太客氣了。」

 

我又幫譚老爺子倒了一杯茶。

 

「我們老闆有說,只要譚老爺子能夠讓新北市警局緩一緩,輕輕放下,反正只是一些道上的糾紛,剩下的我們都可以自己解決。」

 

「一個禮拜的時間處理這件事,夠嗎

 

譚老爺子瞇著眼說道。

 

「這樣太麻煩老爺子了,這件事我們會在今天一口氣解決,讓媒體的影響降到最低。」

 

我看了一下手上腕表的時間。

 

「老爺子,這個時候事情應該都差不多了結了。」

 

「阿哲、小申,你們和我去客廳,看電視新聞怎麼報導。」

 

譚老爺子立刻站起,快步走出客廳,渾然不像是一個近九十歲的老人,我和申中校也趕緊跟上。

 

電視一打開,就看到了我們進行的第一個行動。

 

電視上正撥放著一段由手機拍攝的影片,地點是在高速公路上,從畫面上拍攝者看起來是坐在行駛於外側車道的車輛中,前方有一輛賓士轎車,突然之間,有一輛大貨車突然從內側車道高速岔入外側車道,車頭正衝向那輛賓士轎車,賓士轎車的駕駛者也不是省油的燈,車頭一偏擺,猛然加速,恰好閃過迎面撞來的大貨車。

 

但意想不到的事就在此時發生了,就在賓士轎車閃過大貨車之際,大貨車忽然

來了一個大弧度甩尾,車尾甩進內側車道撞上一台法拉利跑車,失控的法拉利跑車以比原先更快的速度衝向外側車道,恰好將那台賓士轎車撞進護欄,賓士轎車的車主試圖打開車門逃出,但那輛已經失控的大貨車竟然沒有造成內側車道的連環追撞,大貨車甩尾之後便精準地擺盪回外側車道,接著車頭一斜,等到賓士轎車卡在護欄中時,又猛然衝向那輛賓士轎車。

 

毫無意外地,賓士轎車最後從高速公路上墜地爆炸,車上所有乘客全部死亡,死亡的乘客當中,有一位便是三重幫內的財務總管,負責替三重幫聯絡各方政治人物、建商和企業主,為三重幫募資。這位財務總管平時極為低調,幾乎從沒在幫中重要場合出現過,他自己恐怕都沒有想到,他最後一次現身公眾場合,竟然是在車禍死亡中。而肇事的大貨車仔細看才發現車窗都貼上黑色隔熱紙,根本看不到車內的駕駛,待警方趕到後,才看到肇事駕駛的模樣,一個普通的大貨車司機,滿臉通紅,腳步虛浮,站都站不穩。酒駕肇事斗大的標題就位於電視畫面的下方。

 

「吸血蟬,本名張阿蟬,同時具有會計師及律師執照,早年在大台北地區的討債公司做事。後來被三重幫首領韓鴻吸收,變成幫內第一軍師,他也是三重幫內支持奪取GEP的重要推手之一。」

 

譚老爺子坐在沙發上,他面前堆著一疊卷宗,他看了新聞畫面後,便抽出其中一本,念完卷宗上的簡介,啪的一聲闔上放到別處。

 

「這是瘋牛吧

 

我點點頭。瘋牛原本是一位技術高超的砂石車司機,欠下鉅額賭債之後,為了逃避債主的追討,竟然乾脆製造假車禍開車撞死他,從此之後,瘋牛對於開車殺人越來越上手,藉此成為台中四獸之一,並且掌管他所熟悉的砂石營造事業。

 

「台中黑道『四獸』果然名不虛傳,這一手開車殺人的絕技已經好多年沒見到了,軍情局、國軍局裡年輕一輩只會在目標的車子裡動手腳這種不入流技術。」

 

譚老爺子看著新聞畫面感慨說道。

 

「下一個呢

 

我拿起遙控器,轉到其他台。

「新聞快報!新北市和台北市內突然同時發生多起疑似精神病患隨機殺人事件!

 

電視上,新聞主播驚惶地播報著,三重、土城、板橋、萬華、大同、士林這些地區突然都發生隨機砍人的事件。

 

新聞畫面中,有的砍人者表情猙獰,身體呈現不自然地顫抖,但是他不怕槍彈,腳步奇快無比,揮刀的技術精準而凌厲,三兩下就割掉了四五名黑衣人和穿著西裝的中年人的喉嚨,現場滿地都是死者從頸動脈噴出的鮮血。

 

另一名砍人者的表情也有著說不出的詭異,嘴巴張開好像在發出吼叫聲,手裡拿著大刀,他的速度和力量都比前面看到的砍人者更強,竟然在十名持槍保鑣的火力包圍下,成功殺掉了被嚴密保護的目標。

 

三重幫中的重要幹部和角頭看來也都被那些鬼面神將們處理的乾乾淨淨。

 

我拿著遙控器,繼續轉台。

 

「新聞快報!大台北地區綽號霸王龍的知名幫派份子劉龍偉,被發現陳屍於家中,警方初步研泛,死者是因為使用毒品中毒而猝死,但死者家中並未發現任何毒品以及毒品吸食器具,據了解死者前晚曾經前往南京東路上精品酒店龍敦,酒店內服務人員供稱,死者雖然有使用少量大麻,但離開酒店時仍無任何異狀...。」

 

「龍敦是台灣第一流的酒店,立委、高階將領、檢察官、法官都會去那談事情,他們對酒水食物的檢查絕對是嚴密再嚴密,劉龍偉這個人雖然是韓鴻底下負責掌管武力、槍械的,但他這人可是非常謹慎滑溜。赤蛇怎麼毒死他的這我倒是好奇了

 

「以我對赤蛇的了解,應該是讓霸王龍在酒店了用了一些大麻,然後,讓霸王龍坐車回家時陸續吸進一些『佐劑』,等他回家躺到床上後,這些佐劑與大麻在霸王龍體內產生化學反應,就能讓他猝死了。」

 

「『佐劑』的使用肯定不簡單吧,要察覺不出來,效果又要精準。」

 

「我們拿到了霸王龍的血液檢體樣本。」

 

面對譚老爺子,我坦白說出毒殺霸王龍的秘訣。

 

「原來是如此,那韓鴻呢

 

「他應該也死了。」

 

我又轉回去剛剛的頻道。

 

「就在剛剛又發生一起意外死亡案件,綽號韓爺的三重幫領袖在今天下午和一名酒店女子在房間裡進行劇烈性行為的過程中意外死亡...。」

 

「這是誰的手法,我就看不透了。」

 

譚老爺子疑惑地問道。

 

「禿鷹,他擅長使用各種小機關,對於人體結構的理解非常透徹,韓爺玩女人雖然為求謹慎,每次都是要求將女人赤身放在他床上,他的床邊隨時都有兩名女護衛看著,但對禿鷹來說,光是可以和韓爺的身體接觸就足以殺掉他了,保險套上肉眼看不出來的機關,還有對於特定穴位的刺激,當足以讓一個巔峰時期的足球運動員在性愛中猝死,更何況是身體早就被掏空的韓爺。」

 

譚老爺子聽完忍不住拍了拍手。

 

「了不起了不起!不過你們雖然拔光了三重幫,但還有一個地方你們漏了。

 

「老爺子,我們當然沒有漏掉,北部的宮廟啊...

 

台灣的宮廟黑道系統向來自成一格,林阿彪還活著時,還壓得住,林阿彪一死,北部的宮廟就自立一格和三重幫掛在一起,位於中和的重陽宮,他們宮主便是北部宮廟首領,他手上甚至也養著神將鬼面。

 

「北部的宮廟可以直接用武力解決。」

 

我又轉了幾個頻道,終於看到我想看到的新聞。

 

「今天下午兩點,中和重陽宮舉辦祈安法會時,竟然發生開槍殺人事件重陽宮主委吳添財率領信眾祭拜上香時,有人躲在宮廟外遠處巷弄中開槍射擊吳添財,當時現場站滿了信眾,但子彈竟然僅僅精準地穿過吳添財的腦幹,其餘信眾皆未受到波及,但令人恐懼的是,站在主委吳添財身旁的三名乩童,他們手上的法器原來都不是儀式使用,真的是用來傷人的武器

 

主播一臉驚恐,聲音打顫著讀稿,電視上也開始重播當時膽大的路人所錄下的現場畫面。

 

在吳添財的腦袋炸開,腦漿及血液四處噴濺之際,信眾向廟外四處逃竄,扮成二郎神的神將把三尖两刃刀從槍柄上拆下,射向開槍者所在位置,現場二十多名黑衣人也在此刻同時拔槍,衝向槍手躲藏之處。

 

「這槍法之準,確實是極為罕見,我這幾十年來,也只在軍中和特務系統中看過四、五個這樣的好手,但是宮廟系統和角頭黑道可不同,殺掉主委是沒用的...

 

譚老爺子看著電視上接下來撥出的畫面,口中的話嘎然而止,就連我也沒想到,講究一擊必殺的殺手還可以這麼個殺人法。

 

三尖两刃刀射向開槍者幾秒後,那把三尖两刃刀竟又從巷弄中射出來,開槍者似乎是直接接下那把刀同時又反手射出。

 

三尖两刃刀穿入跑在最前面的黑衣人腹中。

 

刀上還掛著一枚炸彈。

 

炸彈,爆炸!

 

二十多名黑衣人在炙亮的火光中瞬間化為黑灰,開槍者的身影此時才出現在畫面中,他左右兩手各拿著一把霰彈槍,一邊狂奔一邊將滯留在現場的宮廟黑道全數殺個乾淨,就在霰彈槍的子彈全部打光的那一瞬間,三道身影從宮廟大廳屋頂跳下來撲向開槍者,他們正是方才那三名乩童。

 

最先衝向開槍者的乩童一手拿著長鋼棍,一手拿著槍,以之字形朝開槍者的方向跑動,但跑動速度一點都沒受到影響,如果是尋常持槍者根本就無法打中他,這個乩童顯然是神將「齊天大聖」。

 

而神將二郎神則站在開槍者的另一側,也從身上拔出一把槍,緩緩地走向目標。

 

但開槍者只是分別瞄了齊天大聖及二郎神一眼,左手和右手一甩,手上的霰彈槍瞬間解體,大大小小的零件同時射向齊天大聖及二郎神,干擾齊天大聖及二郎神開槍。

 

當齊天大聖把手上鋼棍舞成一圈打掉那些零件時,他的喉嚨上已經插著一根尖刺,藏在那些零件中射向二郎神的尖刺雖然沒有殺死他,但尖刺依然刺進他的左肩。

 

對開槍者而言,殺掉堪稱是殺手中頂尖戰力的神將,似乎是再輕易不過的事。

 

但齊天大聖和二郎神的牽制仍有作用,當開槍者的左手徹底騰空之際,一個認不出模樣的神將,已經衝到開槍者身邊,舉刀揮向開槍者的手腕,開槍者突然對著持刀神將攤開掌心,一陣強光驟然亮起,刺的持刀神將連忙閉上眼睛,開槍者沒有試圖搶奪持刀神將手中的刀,也沒有再從身上拔出武器。

 

只是簡簡單單地用拳頭打在持刀神將心臟的位置。

 

這簡簡單單的一拳打在持刀神將身上,沒有發出任何聲響,也沒有將他打飛,但持刀神將受了這一拳之後,便全身癱軟,手上的刀也鬆開落地。

 

一拳殺人,台中四獸中,能做到這樣的,也只有豺狼而已。

 

豺狼的拳頭落到持刀神將身上後,立刻變拳為掌,抓住持刀神將的屍體,跳到屍體的背後,同一時間,鞭炮般槍響同時響起。

 

靠著屍體的掩護,二郎神射出的子彈都成功讓豺狼躲過了。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當豺狼有足夠的時間掏出另一把手槍時,遊戲便宣告結束。

 

一個人正面對上二十多名持槍者加上三名頂尖殺手,豺狼仍然成功殺光他們,三重殘存黑幫和北部宮廟看到這一段影片之後,都不再會有勇氣和台中黑道對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343408065 的頭像
a343408065

時光風景

a3434080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刺激的一集阿

    超好看
  • 訪客
  • 精彩!!!
  • 訪客
  • 精彩!!
    可以滿足睡覺了
  • kkk0j
  • 未看先推!
  • Aoz
  • 太精采了....
  • 秋水
  • 一集間,所有的暴力一蹦而出,前幾集的文戲柔情全部轉為肅殺,太精彩啦
  • 訪客
  • 太過癮了!
  • 訪客
  • 這集也太刺激了吧,重複看了好幾次呢
  • 訪客
  • 好看 好看

  • lawrenceyang
  • 一陣強光驟然亮起,刺的持刀神將連忙閉上眼睛

    豺狼 & 主角的底牌 一起用掉了?

    有點可惜 XD
  • 那已經不是豺狼的底牌了

    a343408065 於 2016/04/14 08:36 回覆

  • 訪客
  • 豺狼準備幹完這一票就把所學傳給哲哥後轉幕後?還是豺狼有新的底牌?
  • 已經有新的底牌
    請見那些年月(53) 太極(上)

    a343408065 於 2016/04/14 19:0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