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好。」

我見到林如海,連忙向他鞠躬敬禮。

「非常感謝院長的幫忙,如果不是您,我可能還沒辦法脫身。」

「客氣什麼,先進來再說。」

林家偌大的客廳裡只有我和林如海兩個人,我和林如海坐在沙發上,他的身旁有了一座小茶几,上面放滿茶具,茶壺正放在爐子上煮水。

「這次的事,坦白講我幫上的忙不算多,你的案底是譚家幫忙消掉的,我可以做的就是幫你擋住媒體,還有保住你掌管的物業。」

林如海一邊說著,一邊提起茶壺將滾燙的水倒入一隻空的紫砂壺中溫壺。林如海的口氣雖然輕描淡寫地好像只是一樁小事,但我明白林如海給我的人情絕不亞於譚家,我所控制海線地盤上的物業可是一筆龐大的資產,那些物業原本實質掌控者還是陳總,現在全都到了我的手上,而且沒被政府沒收,這更意味著,台中黑道無法處理掉的資產,很可能最後都會落入我的手中。

「謝謝院長,如果以後有什麼我可以幫上忙的事,請您盡管吩咐!

林如海沒有接上我的話,他繼續忙著泡茶,紫砂壺溫了一會兒後,他便把壺裡的水倒乾,再從茶葉罐裡取出一些茶葉塞入紫砂壺裡,接著將滾燙的水再倒入紫砂壺中同時輕微地搖晃著茶壺,一切的動作都不紊不火,如同他一貫的行事作風。

林如海取了兩隻小瓷杯,將紫砂壺裡的茶水分別倒入裏頭,把其中一隻瓷杯遞了過來。

「喝喝看,南投鹿谷的茶,去年還拿過茶王。」

「謝謝院長。」

「你跟小書認識這麼久,我早就把你當成子侄輩來看,那一點小事哪有什麼,客氣成這樣,而且以你現在的地位和在台中黑道崛起過程中的表現,想要拉攏你、做人情給你的人多的是。據說譚家那個老頭跟他家裡的人講,一定要把你拉進他們那裡,如果你想念陸軍官校,你將來一定是最年輕的將軍,如果你進去中央警大,譚家就保你升到三線一星以上,如果你想留著黑道的事業,做個商人開公司,譚家也可以幫你擋住警察。」

林如海幫譚家說出他們可能開出的種種條件,我突然明白林如海的真正意思了。

「至於我們林家就不用講,一定是把你當成林家人栽培的,不過就看你接下來想怎麼走了。」

林如海的話說到這裡已經有了明顯的刺探意味。

「院長,坦白講,我心裡是還沒有什麼想法。我能走到今天這個位子,靠得一半是運氣,一半就是懂武術比較會打而已。比頭腦我比不上林敬書,比背景比人脈我更不用講了,除了打鬥搏殺,我沒什麼贏過別人的地方。這個時代會打鬥如果不混黑道也沒什麼大用處。」

林如海聽了我的話,臉上似笑非笑。

「阿哲,你難道不知道,台灣政壇很多重要人物,其實都是武術高手嗎

「有這樣的事

林如海說得這件事我確實未曾聽過。

「你應該知道李前總統曾經是一代劍道宗師,我也是最早一批拜在他門下的弟子之一,包括還有,總之不要以為學武的人就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如果你想從政,也很適合。」

「謝謝院長,我會再好好想想。」

「叫什麼院長,這麼生疏,叫我阿叔就好了。對了,阿哲,你有沒有興趣到我們家後面的祠堂看看

林如海說的是林家原本的祖厝,那裏已經成了古蹟,但平時並不常對外開放,難得有機會進去看看,我當然點頭答應。

林家現在住的地方就是在原本祖厝旁邊的地蓋起來的,林如海帶我穿過林家庭院間的一處迴廊後就進到了他們家的祠堂。

林家祠堂是一座典型四合院官宅建築,下厝宅第的門楣上,掛著一個雕琢華麗的巨大匾額,上頭寫著宮保第三個字。

「那個匾額,就是我們林家發跡的開始,我們祖先當時變賣近半家產,自行組織軍隊為清國平亂,最後戰死沙場,當時林家自己的子弟兵幾乎全都死在戰場上,只有兩三個人活著回來,但是總算幫清國守住城池沒讓太平軍拿下,戰爭結束後,清國皇帝只給了林家這一塊匾額,給我們林家太子少保這個虛銜,然後就什麼都沒了。」

林如海抬頭望向那塊宮保第匾額,輕聲說道。

林如海接著帶我走進他們家裡另一座大厝,裏頭供滿了他們林家歷代祖先的牌位。

「我們台中林家在清代本來是台灣屬一屬二的首富,幫清國打完那一仗,人丁凋零耗盡家財,差點家道中落,幸好當時的家主夠會做生意,二十年後,林家才又興旺起來。但沒多久,台灣割讓給日本,我們林家選擇捐了大筆的錢資助義軍抗日,台北的辜家選擇打開台北城門迎日本人入城,日本人接手台灣後,馬上處死當時的家主,我們林家在台北的茶行全部被沒收,被日本人轉賣給辜家。」

林如海指向放在神龕左邊的一塊牌位。

「後來總算又出了一個俊才的家主,再次把生意經營起來到可以和辜家相比,結果他卻開始出錢支持台灣民主運動,到處提倡反對鴉片,因為這樣,一堆生意又被日本人沒收。後來台灣又換了人管,現在的執政黨來到台灣,不久就因為官員腐敗爆發民變,我們林家又因為同情當時帶領陳情運動的仕紳而收留他們,這一次啊

林如海說到這裡,聲音竟然忍不住顫抖起來,他的手指由左邊的牌位指到右邊的牌位,劃出長長一條橫線。

「整個家族的骨幹,就全都在上面了,他們說我們是匪諜,我們把林家在台北所有的地產和店家全都賣掉拿去打點,這個家族才留到今天,林家在台北所有的東西,後來全都落入了譚家手上。那一代最後的家主是家裡的么弟,他三個兄長全都被拖去槍斃,連屍體都沒回來,他運氣好一點,被警備總部帶去一個月後,最後扛回來時,一口氣還撐了一個月,他死前的時候的立下了林家現在的家規。」

「什麼家規

「殺人放火金腰帶,造橋鋪路無屍骸,那個家主說,林家百年來一門忠烈,做了越多好事,林家就越敗落。從下一代開始,林家,絕對不能再做好人,林家的家主,必須要是林家之中最冷血最無情的惡人。我林如海,這一生為了爭權奪利壞事幹盡,但是還不敢說自己是真正的惡人,本來以為小書可以接下這個棒子。可是我萬萬沒想到,小書,是林家最冷血最無情的惡人,但也是世界上最無私最善良的好人」

林家百年血債,在林如海口中,彷彿是一段與己無關的歷史故事,但是,關於林家的一切,林敬書身上的一切,我似乎碰觸到某個更為深層的地方,那裏冷如西伯利亞的冰雪,只是稍微碰觸一下,就能凍得人心發寒。

「阿哲啊,阿叔帶你來這裡,講這些事給你聽,就是要讓你知道,為什麼小書會選擇那一條路。」

我閉上眼睛,讓被林家歷史壓得喘不過氣的胸口,能夠稍微放鬆。

「阿叔啊!就算你沒有告訴我這些事,最後這一局,我還是不會倒向他們的。如果不是他們,這世界上怎麼會出現台中黑道這種怪物。

「那就好那就好。」

林如海欣慰地笑著說道。

那時候,誰也沒想到,我會選擇一條所有人意料之外的路,一直到許多年之後,無數個夜裡,我仍然會夢見我站在林家祠堂裡所做下的決定而驚醒,在無數個無眠的夜裡,想著,自己究竟是做對了,還是做錯了。

--

以下幾點先跟大家報告一下

1.作者下周要前往日本取材,這一集當中下一波劇情最高潮的部分才要開始,為了讓這段劇情讀起來不要中斷,所以就只先發到本章的過度章節,待下周回來之後會繼續以原本速度更新。

2.有讀者關心接下來是否還會有武戲,當然是有的,畢竟還有十一集,只是接下來的劇情是在今年才陸續構思確立的,所以大家可能很難猜到接下來的發展,但是伏筆絕對都有 在前面出現過,不會讓大家覺得突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343408065 的頭像
a343408065

時光風景

a3434080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訪客
  • 期待啊,越來越精彩了

    但一想到小青最後的命運,感覺阿哲會經歷徹心扉的苦戰或災難。一如李逍遙失去趙靈兒那般。
  • 訪客
  • 推推
  • 小鄭
  • 阿哲說的倒向他們是指倒向台中黑道還是譚家?
  • Ivan
  • 林...則徐XD
  • 訪客
  • 超期待的阿阿~~
  • lawrenceyang
  • 所以譚家和林家的對決 才是最後一戰?

    越來越精彩了 要等到日本回來 才有更新?

    看來下週 很難凹熬了

    可以問一下 預計何時更新嗎?
  • 預計是下下周一

    a343408065 於 2016/09/04 00:40 回覆

  • guest
  • "我也是最早一批拜在他門下的弟子之一,包括還有…,"
    可惡,原本想知道還有誰,結果馬上就……XD
    期待下一集
  • 訪客
  • 推,期待日本回來後繼續
  • lawrenceyang
  • 下下周一 是指9/12吧?

    看來 有一週要休息了

    柷大大取材順利

    玩的愉快~~~
  • Aoz
  • 感謝作者!!
  • 訪客
  • 祝版大玩得開心,不要開心到忘了回來更新就好XD
  • 訪客
  • 推啊!!!
  • lawrenceyang
  • 期待星期一得更新阿~~~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