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後,上官言秘密返回台北,並在媒體鏡頭前公開現身。

電視機前,一個本該被封鎖的直播,在掌印人的運作下,突破了愛新覺羅。溥齋的封鎖,在全台灣人的面前撥放。

「各位觀眾朋友,我們現在可以看到,除了立法院長林如海尚未到場之外,一百一十二位立法委員都已經出現在立法院正門前,立法院的工作人員們也全都回到這裡來,各位觀眾朋友們!林院長的座車已經抵達現場,現在車門已經打開,林院長正緩緩下車,!各、各、各位觀眾!傳聞已經被國際黑幫殺害的行政院長上官言,從林院長的座車上走下來了!

林如海熱切地搭著上官言的肩,臉上掛著笑容,並和身旁的隨扈和立法院正門口的警察們點頭致意。

豺狼就隱身在這些隨扈之中,等待老鬼和金毓訢現身。

電視鏡頭前,塵封多日的立法院大門緩緩打開,裏頭的燈光已經全部打開,所有工作人員都已經在議場就定位。

林如海和上官言並排而行,率先踏入立法院議場中,其他一百一十二位立法委員則排在他們身後,魚貫而入。

那一百一十三位立法委員,雖然分屬不同政黨,他們每個都曾貪汙、收賄、關說、協助黑道進行工程圍標或是秘密持有雙重國籍,但這群在台灣人眼中像老鼠般骯髒污穢的政客們,此時全都無視臨時軍政府的禁令,勇敢地回到議場上。

上官言走到質詢台上,和站在主席台上的林如海對望著。

「報告院會,現在我們開始進行國家安全會報,請上官院長進行報告。」

林如海的聲音一如過去我在電視機前聽到的一樣沉穩。

「林院長,高副院長,各位委員先進大家好,兩周前,台灣發生了令人震驚和哀痛的恐怖攻擊事件,周總統和白副總統皆不幸罹難,而我本人也在當時受到重傷。隨後,譚孝戎總長即以國家憲政體制動盪為由,成立臨時政府,我非常感謝譚總長這兩週以來,為維護臺灣社會穩定所做的貢獻,但,我已經回來,現在,我以行政院長及代理元首身分宣布,臨時政府無效,請譚總長和軍方回歸政府指揮。」

上官言的話才剛說完,一大群憲兵突然持槍闖入議場內,議場內許多女立委頓時嚇得大聲尖叫,男立委臉上浮現驚恐的表情。

「這裡是代表人民的議事殿堂

林如海一聲怒吼,慌亂喧嘩的立法院突然安靜下來,國會警察紛紛衝到議場內,將手中的槍對準那群非請自入的憲兵。

「各位憲兵同仁,請遵守國會的秩序,你們想要阻止立法院開議,先踏過我的屍體。」

林如海望著那些憲兵,冷冷說道。

林如海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是那個善於隱忍,身段親切柔軟到沒有敵人的老人,我從沒想到林如海會如此強悍。

上官言在電視上露面之後,譚孝戎,或者說是愛新覺羅。溥齋當然不願意解散臨時政府,他立刻在國防部內另行招開記者會宣布,上官言已經不是行政院長,在台灣仍受到國際黑幫威脅的情況下,台灣仍由臨時政府維持秩序。

而我、趙靜安和山鬼成員則是躲在林家在台北的一棟別墅中,等著上官言那頭的消息。

上官言公開出現後的第二天深夜,我和趙靜安的手機同時收到訊息,上官言的住處現在正受到攻擊。

所有的人早已就定位,等的就是這一刻。

「趙靜安,我們開始吧。」

趙靜安微微點頭,我一將身上衣服脫下,她就將預先準備好的針飛快但精準地插在我身上各處穴位。

「謝哲翰,五秒鐘後進行通電,五、四、三、二、一

趙靜安念到一的那一刻,我的心臟突然被人緊緊握住,足足頓了好幾秒,接著一陣陣又痛又麻的感覺才從身上各個穴位竄入我的腦中。

趙靜安一秒也沒閒著,一完成電擊刺激後,她一手抓住我的手腕,另一手將濃縮藥劑注入我的靜脈裡。

不愧是上官言改良過的速效燃血焚息術,濃縮藥劑注入我體內的幾分鐘後,我便感覺到身體彷彿有一團火開始燒起來,十分鐘後,我的心跳明顯增快,身體越來越熱,我被納蘭破天的武道拳意給封印住的肌肉敏銳感受,也終於回來了

我開始穿上防彈戰鬥服,並將長短刀刃,衝鋒步槍、手槍、彈夾裝在戰鬥服各個位置,最後只剩下防彈面具。

「先別帶上。」

趙靜安突然出聲阻止我,她伸出雙手捧著我的臉,仔細端詳著。

毫無預兆地,趙靜安吻上我的雙唇。

「妳

「我從很久以前就下定決心,一直以來小青都是代替我活著,承受著各種痛苦,如果有一天,小青真的死了,我也會放棄屬於自己的一切,替她在這個世界上活著,喜歡她所喜歡的,討厭她的討厭的。」

趙靜安挽起她的長髮,綁成馬尾。

「對我來說,妳就是趙靜安,小青已經死了。」

「對我來說,死的人是趙靜安,成青荷還活著,所以,我想要我的未婚夫活著回來。」

趙靜安看著我的雙眼,堅定地說道。

我沒有回應趙靜安的話,只是默默戴上面具。往後多年,小青像是一垛牆,隔在我和趙靜安之間,但不可思議的是,趙靜安確實越來越像小青,彷彿,她們共同約好共享一段人生,她生她死,她死她生。

而此刻,貓頭鷹的臉孔爬上我的臉,在我心中,謝哲翰即將死去,而莫那會暫時重生。

我坐上停在別墅車庫裡的廂型車,包括駕駛座上的弟兄的四個成員都已經就位,這就是以我為首的第一戰鬥編組,而此次行動一共有十個編組,行動地點,愛新覺羅。溥齋在天母的住處。

攻擊地點是早已預先選好的,因此我所在的這棟別墅,不到五分鐘就抵達距離愛新覺羅。溥齋的住處三百公尺處,前方每十公尺就有一名持槍士兵,街道上都擺滿了刀片拒馬和地虎閘,而愛新覺羅。溥齋的住處附近的房子也全都被他徵收,愛新覺羅。溥齋對自己的保護可說是滴水不漏。

我拿起對講機,按下全體通話頻道,下達指令。

avo, muadi yongna rha moasu.

這是族語裡戰鬥開始的意思。

gonang ga, hami.

包括在車廂裡以及在其他地方待命的所有成員也紛紛以族語回應,表示接到命令。

muadi jhiki tayaga! muadi jhiki wonba!

我對著對講機說道,這兩句話的意思是,為部族為戰,為祖靈而戰。

muadi jhiki tayaga! muadi jhiki wonba!

所有人一起複誦。

愛新覺羅。溥齋將自己保護的很好,任何重型武器都無法進到他的警戒圈內,他在住所內更布置了奇門遁甲,讓任何殺手都無法闖進去。

但俗話說得好,一切攻擊,唯快不破。

車廂裡的人同時戴上墨鏡、骨傳導耳機,掛上發話器,再戴起一副隔音耳罩,背上戰術背包,最後,穿上電動直排輪鞋。

我和編組成員各拿起一隻發射炮筒,伸出車窗。

「一、二、三,發射

一枚枚射出的音爆彈在我們前方猛然炸開,巨大的音爆從遠處衝向我們,這一瞬間,聲音彷彿真的化作海浪,狠狠地拍打在我的皮膚上。

我們背著發射筒,從車上一躍而下,踩著電動直排輪鞋,衝進警戒圈,拿起衝鋒槍快速殺光將那些趴在地上乾嘔的士兵,並再次將音爆彈繼續裝入發射筒,發射,重複著剛才的殺戮。這樣的事情,在這附近,也正同時發生著,有四個編組做著和我們一樣的事,另外有五個編組,負責將一台台載滿液化天然氣的貨車以及掛載著炸彈的無人機送進來,製造更大的混亂。

我帶著編組成員迅速地突進到愛新覺羅。溥齋的住處門口

「各位,打開『無限光明火』。」

就在守在愛新覺羅。溥齋住處裡的士兵,衝向門口時,一道道強烈的黃光猛然炸開,掩蓋掉我和編組成員槍口間的火光,直到和我們對峙的士兵全都倒在血泊中中時,他們身上的穿孔和地上的血也仍然是黃澄澄一片。

豺狼交給我的底牌,我將它交給所有的戰鬥成員,但現在安裝在我們身上的「無限光明火」發出的是黃光。「無限光明火」不僅是為了讓攔路者暫時失去視覺,更是破壞愛新覺羅。溥齋住處裡的奇門遁甲,奇門遁甲是一種透過建築視覺對人體意識的催眠和操控,當我和戰鬥成員眼中的建築物全都隔上一層黃光時,奇門遁甲的那些擺設的視覺暗示,就再也沒有作用了。

「組成掩護陣形,大家小心推進。」

我向編組成員吩咐道。

經過這一波攻堅後,愛新覺羅。溥齋住處裡的士兵立刻向主宅撤退,我和編組成員也快速穿過庭院,來到主宅門口。

正當我準備下達下一個進攻指令時,突然間,一道人影迅速地從主宅門口旁的草叢中竄出撲上一名編組成員,當那位編組成員倒下時,對方已經摘下他的墨鏡戴上,同時不停開槍,他開槍速度快到我完全來不及反擊,我只能撲倒滾到主宅外牆邊躲好。

但其他編組成員,沒有一個能夠逃過他的快槍。

「沒想到你還能活下來,唔,能夠暫時抵擋納蘭先生的『滿州雪國』,想必是青幫的燃血焚息術。」

說話者的聲音有著一種虛無感,像是那些出現在夢境中的聲音,入耳之後,就再也讓人想記起這個聲音的特徵。

說話者的身手和開槍速度之快,令人難以想像,我所見過的人,只有上官言、金先生和豺狼能與他相比。

我已經知道他是誰了。

要和他搏殺,身上的這些東西都是致命的累贅,我將身上的東西都卸下,只留下插在腰間的短刀、長刀和手槍。

「我不得不佩服你,就連溥公也沒想到你還活著,但我已經摸清楚你們的底了。除了你之外,你們之中已經沒有頂尖殺手,只要殺掉你,其他的人都沒有本事在短時間內靠近這裡。溥公一向算無遺憾,即便是這樣的狀況也在他的計算之中,再過幾分鐘,他就會搭著直升機離開了。」

我舉起槍,慢慢站起來,我以為對付千面,這樣的準備已經足夠了,但他遠比我所想像的更強,強大的令人疑惑。

「你是不是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以你現在的身手,還是連我一槍都閃不了?出來吧,我可捨不得殺掉你,我會好好和你打一場的。

我緩緩走向千面,他再次換了一張臉,平庸的面容,平庸的身材和站立姿態,讓人怎麼樣都無法記得他的模樣。

千面的嘴角僵硬地上揚,眼神卻依然淡漠毫無絲毫笑意,他的臉彷彿是不屬於自己的。

「你知道為什麼我要背叛青幫嗎?你絕對想像不到,為了成為『千面』,我的肉體要承受多少折磨,青幫的每一任『千面』五十歲之後非死即殘,所幸,納蘭先生傳給我透過現代科技達成的速成版魚龍變,但他說,這世界最完美的魚龍變,就在你的身上,如果能夠取得你的身體,讓他取得魚龍變的真正奧秘,我就能變得更強大,活得更久。而溥公,也能延年益壽。」

此刻,千面的眼神中終於透出貪婪的光芒。

--

下一篇這集確定會結束!

第99集<我是不是我的我>

本部故事將在第100集進入精彩大結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343408065 的頭像
a343408065

時光風景

a3434080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kkk0j

  • 脫下外衣針灸後又脫下厚重外套有點矛盾
  • lawrenceyang
  • 千面 要為了更上一層樓而喪命嗎?

    貪婪的眼神 代表失敗嗎?
  • guest
  • 推~
    前面提過阿哲的魚龍變比較特別的是從娘胎就開始練
    期待下一篇頂尖殺手的對決(如果有的話)
    第99集的篇名真是耐人尋味
  • guest
  • 補充一下
    有點在意 第99集的篇名 與 “在我心中,謝哲翰即將死去,而莫那會暫時重生” 的關係
    以及 到底能不能突破溥公的計算
  • 訪客
  • 以一個頂尖殺手而言
    千面不必要的開場白也太多....
    整個濃濃便當味
  • Aoz
  • 千面如果領便當,

    溥齋還有其它高手在身邊嘛?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