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從天台上一走下樓,便看到山鬼成員也都已經殺進房子裡,正在和士兵們對殺著。

「全部停手譚孝戎已經死了」

我抓著譚孝戎頭髮,將他的頭顱高高舉起,對著眼前所有人大聲喊道。

所有的人同時停火,轉頭望向這顆頭顱。

「你們現在已經是叛軍了,你們是要繼續無意義的戰鬥至死,還是早點投降找生路

在場所有跟隨譚孝戎的士兵,看到譚孝戎的頭顱和聽到我那一番話,紛紛棄械投降。

我帶著譚孝戎的頭顱慢慢走到愛新覺羅。溥齋主宅門口時,所有還活著的山鬼成員,全都已經在那裏,但他們手裡仍然舉著槍,槍口對準愛新覺羅。溥齋房子的大門口。

此時我才發現愛新覺羅。溥齋的房子,已經被警察團團包圍了,他們身後還站著一群記者,站在最門口的警察竟然是許久未見的楊宗翰,他一看到我現身便連忙用手勢打出暗號,我有過和他合作的經驗,一看到便明白他的意思,我也把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指尖接起來比出一個圓圈,回應他的暗號。

「各位觀眾,方才台中黑道闖入叛軍首領譚孝戎家中,經過一番激烈交火之後,台中黑道看來是已經成功復仇,現在可以看到,一位戴著貓頭鷹面具的男子抓著譚孝戎的頭走了出來,他應該就是這次復仇行動的首領,這些台中黑道成員復仇成功後,現在正在和警方對峙

一名女記者站在警察身後,一邊指揮著攝影記者將鏡頭對向我,一邊做著現場播報,我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這些記者的出現讓我感覺到更不舒服,我索性將譚孝戎的頭顱朝女記者丟過去,嚇得女記者大聲尖叫,現場更是陷入一片慌亂,我和山鬼的成員則是在現場陷入混亂之際,靠著警方的掩護衝出愛新覺羅。溥齋家門口,山鬼成員們示意地朝地面上開了幾槍,就在警方的目送下,繼續衝進旁邊的一條小巷,三台廂型車已經停在巷道等著我們。

此時精神一鬆懈下來,我的身體終於支撐不下去了,一陣刺骨的寒意驟然竄入我的背脊,我一個踉蹌摔倒在地,寒意開始從背脊蔓延到我全身,我也像剛才被我殺掉的千面一樣,整個人冷到如蝦子蜷縮般捲縮起來。

「快把哲哥帶到車上

「快啊

一陣陣模糊的呼喊聲在我耳邊迴盪著,我的意識漸漸被寒冷和黑暗給吞沒,步向死亡的這一刻,我的心情卻是無比的安詳而輕鬆。一切的一切,終於都已經了結,該是去陪小青的時候了。

「謝哲翰!!!

趙靜安的尖叫聲追上我即將散去的意識,然後,一同進入虛無。

有人說,臨死前,這一生經歷過的一切都會像跑馬燈般在眼前閃過,但不知道為何,我卻沒有機會見到。

有人說,人死之後,意識會進入另一個安詳的世界,但那個世界,我後來依然沒有機會見到。

在將死與未死的交際,我的意識忽然又浮現出來,我已經忘了自己是誰,但我能感知到自己和周遭環境的存在,我正處於一片遼闊的黑暗空間,在我眼前,有一團熟悉的紅光,儘管這團紅光極其微弱,忽明忽滅,但它始終亮著。

那團紅光給我一種安心而親切的感覺,我凝視著這團紅光,努力想著這團光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些破碎的畫面、聲音慢慢流入我的腦海中,讓我回想起這團紅光的來處。

於是,我看著這個紅色光團,而淚水不停地從眼眶裡湧出。

這個紅色光團,是小青留存在我身體裡的東西。

她和我第一次上床時,為我引導海底輪裡的查克拉,讓我引動拙火,我也才因此練成了魚龍變。

那道紅色的光團開始扭曲、變形,化作小青的輪廓。

「你一定要活下來,你這條命是我給你的,你沒有資格用掉。」

小青的聲音從紅色光團中悠悠飄出。

一道的光流從紅色光團中湧現,並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流淌著,流動的光流突然停住,一個橘色的光團在光流的前方亮起。

那裏是本我輪。

又一道光流從橘色的光團中流出,黃色、綠色、藍色、靛色和紫色的光團依序亮起,原本細小的光流氾濫成蜘蛛網般交錯的流域,那些光流正是我體內原該枯涸的查克拉,此時這些查克拉卻像是洪水般在我體內湧動著,並把我的意識推離黑暗。

我的眼睛睜開,發現我又躺在一張陌生的床上,我的眼淚竟然在我還沒醒來前就已經不停流著,沾濕了上衣,而趙靜安就坐在我身旁。

「這裡是哪裡

「這是林敬書他在台北的房子。」

她為我擦乾眼淚,溫柔地說道。

我看到趙靜安,便想到在生死交界中聽到的那句話。

「你一定要活下來,你這條命是我給你的,你沒有資格用掉。」

這句話其實是趙靜安在醫療室裡抱住我的時候說的。

「妳是怎麼引動我海底輪裡的查克拉

「你身上的武道拳意是中了溥公的祝由術才變成失控致命寒意,祝由術是以文字和言語為媒介對人的意識的操控。我的祝由術不如溥公,但我鑽了祝由術的漏洞,總算讓你活下來。」

「什麼漏洞

「比起文字和語言,氣味可以對人的意識進行更隱密更直接的操控,只是氣味要對人做精準的暗示極為困難,但要喚醒你和小青的回憶還有你的求生意志還是做得到的。」

我想起趙靜安抱住我時,她身上的茉莉花香。

「豺狼和上官院長那邊的狀況如何

趙靜安神情一黯。

「豺狼他,和老鬼同歸於盡了。」

「怎麼會這樣?!他身上具有生道這套武功,怎麼可能會死?!

「豺狼沒有跟我們說,他為了救小青和納蘭破天的那一戰,納蘭破天的武道拳意破了他的生道,他在連中三槍的情況下,找到了老鬼的真身殺掉他,但他自己也力氣耗盡而死了。」

我的心裡生出了各種複雜的情緒,有哀傷,有懊悔,有遺憾,我作為殺手的殺人技巧和知識,都是豺狼一手交給我的,是我和他一起摧毀台中黑道,豺狼對我來說,既是盟友也是老師,他卻就這麼戰死了。

「豺狼的遺體呢

「燒成骨灰了,他死之後,我們在他身上找到兩封遺書,有一封是要給你的,另一封裡寫著他死之後,遺體的處置方式,他要我們把他的骨灰,放在小青的附近,在死後繼續守護著小青。」

趙靜安走到房間書桌前,拿起一個信封再交到我手上。

我拆開信封,打開裡面的信紙。

「給謝哲翰,我最優秀的學生

我還有好多東西想要教給你,可惜,時間還是不夠,只能讓你自己去讀我的殺手筆記繼續摸索學習,我那一大疊筆記放在一間鄉下別墅的保險箱中,別墅地址和保險箱密碼都在這封信的信尾。還有,生死道的抄本也在保險箱裡頭,納蘭破天的武道拳意我也擋不了,身為一個老師,卻無法解決學生身上的問題,我實感羞愧,愛新覺羅。溥齋要把你算死,但我的師父說過,如果生道和死道如果能夠融合為一,便可超脫命運,我將生死道的抄本留給你了,接下來你要努力找出練成生死道的方法,或是找到創立這個武功的人,那就能繼續活下去。

豺狼

豺狼連在遺書中,都沒有留下真名,往後數年中,我花了許多力氣去找豺狼的背景,他的真實身分,卻都一無所獲,甚至是他口中的師傅,我都找不出來。

這個像幽靈般存在於世界上,不留下半點痕跡的男人,在我心中,他比任何頂尖殺手都更接近殺手的本質。

--

為了讓這部故事的架構可以更加完整,作者可能會花費比原本預計更多的篇幅和時間,上篇寫完後,下篇現在正在繼續寫下去,明天也會繼續寫,直到把整部小說做一個完美的完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343408065 的頭像
a343408065

時光風景

a3434080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Eric19214308
  • 頭香!?

    「又一道光流從橘色的光團中流出,黃色、綠色、藍色、靛色和紫色的光團依序亮起,原本細小的光流氾濫成蜘蛛網般交錯的流域,那些光流正是我體內原該枯涸的查克拉,此時這些查克拉卻像是洪水般在我體內湧動著,並把我的意識推離黑暗」這段文字水的意象很鮮明,很佩服。

    謝謝作者帶給我們這麼好的故事,這幾年定期造訪,除了滿足想聽故事的慾望之外,也學到了很多說故事的技巧及努力不懈完成作品的定力。謝謝!
  • 訪客
  • 新年快樂
  • kkk0j
  • guest
  • 推~
    突然有種感覺,不知道接下來會怎麼收尾
    新年快樂!
  • 訪客
  • 推,新年快樂
  • 訪客
  • 豺狼無法擊敗納蘭破天
    那他是如何把小青帶出來的
  • 因為那時小青已經變成屍體了

    a343408065 於 2017/01/29 12:02 回覆

  • 豺狼
  • 無法擊敗納蘭破天 跟在納蘭破天手下帶出小青
    並不衝突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